MainContent
:::
:::

臺灣逗熱鬧:信仰

使用 Alt+Shift+滑鼠左鍵拖拉 來旋轉地圖
早期的居民
異文化相遇
唐山過臺灣
地域社會與多元文化
鉅變與新秩序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早期的居民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 墾丁遺址石板棺
墾丁遺址的石板棺是一種以片狀的珊瑚礁石灰岩、砂岩石板為材料,拼接組合成長方型的葬具。從考古發掘中發現,墾丁遺址新石器時代社會的埋葬方式是將死者以仰身直肢葬的姿勢,放入石板棺內。而遺址中發掘出的陶罐、小螺珠、鈴形玉珠、貝器等陪葬品,也可能標示著新石器時代人類對於宗教信仰,或是生死觀念意涵的一種展現。
模型
異文化相遇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2 臺灣第二位新教牧師祐紐斯(Robertus Junius)肖像
祐紐斯(Robertus Junius),又譯尤羅伯,是17世紀來臺傳教第二位新教牧師,出生於鹿特丹。他在1629年2月22日抵達巴達維亞城(今印尼雅加達),荷蘭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總督顧恩(Jan Pieterzoon Coen)指定他到臺灣,去當甘治士牧師(G. Candidius)的助手。祐紐斯牧師在臺傳教甚久,以本土化的方針為臺南平埔原住民編寫教理問答等教材。1636年荷蘭人在新港社舉行的村落歸順集會,也是由祐紐斯牧師居間斡旋。
文物
3 西班牙傳教士
此為西班牙道明會(Dominican Order)傳教士塑像。西班牙人據有北臺灣,除了戰略與貿易因素外,另一項極重要的因素就是在臺灣傳教以及藉臺灣為跳板進入日本及中國傳教。當時來臺的傳教士以天主教道明會為最大宗。在等待進入日本跟中國傳教的同時,許多道明會的傳教士們在北臺灣向原住民努力宣傳天主教教義,並同時記錄下北臺灣許多原住民的生活習俗與文化。道明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 1642 年撤離臺灣後,也大致就隨之離開,直到 1859 年以後才重回臺灣傳教。
人模
4 1683 年鄭清澎湖海戰圖
1683年鄭氏政權與清軍在澎湖的海戰,也是鄭氏的存亡之戰。1681年鄭經逝世,子克塽嗣位,鄭氏內部發生內鬥,清廷決議命施琅為水師提督主導征臺,鄭軍則以劉國軒及諸將駐守澎湖。1683年7月,施琅率軍進攻澎湖。劉國軒認為當時常有颱風來襲,因此不必太過慌張。在決戰日中果然有風勢出現,但一開始是讓清軍逆風的北風,隨著颱風經澎湖北方海面,風向忽轉吹南風。使劉國軒措手不及,因而戰敗。 此海戰圖除了描繪鄭清二軍交戰外,由於傳說媽祖顯靈,護航清軍作戰,因此畫面上方繪有媽祖率領軍士抵抗鄭軍。本幅原件收藏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藏有7幅媽祖神蹟圖,有關臺灣部分除了本幅外,還有「湧泉給師」、「大闢宮殿」、「託夢護舟」3幅,皆呈現媽祖協助清廷征臺。事後由施琅推奏,康熙冊封媽祖為「天后」。清廷如此推崇媽祖神蹟,也意味藉此宣傳征臺的正當性。
圖版
唐山過臺灣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5 公廨
這「公廨」仿自 1875 年一位外國人 Paul Ibis 來臺實地踏查時,所描繪的臺南頭社一帶西拉雅原住民「公廨」圖畫。Paul Ibis 描述他所看到的「公廨」裡面,擺放著一對古老動物頭殼(即豬頭殼)和鹿角,當地人認為這是祖先遺留下來給他們的,會為他們帶來保護與健康。「公廨」裡面還有幾個水瓶、陶甕和檳榔樹枝等。Ibis 還提到,當地人在重要的冒險行動、婚禮、孩子誕生,以及人生所有重要時刻,都要來「公廨」祭祀。
造景
6 「平埔社」土地公石雕神像
此為番仔厝(今臺北市北投區豐年里)住民的信仰中心保德宮(現已拆除),所供奉的石質土地公神像。神像以青斗石雕製而成,正面三處和手杖為橘紅色,背後則刻有「平埔社」三字。雖然神像來歷已不可考,但番仔土地公的信仰起先可能和平埔族的祖靈偶像崇拜有關。從祖靈偶像轉化為福德正神的結果,說明了平埔族在漢人進入臺灣後的社經和文化衝擊下,逐漸失去對原有神祇的崇拜,在此物件上留下了信仰轉化的痕跡。
文物
地域社會與多元文化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7 順風耳、千里眼將軍
媽祖原為中國東南沿海居民信仰的航海女神,隨移民傳入臺灣,成為臺灣重要的信仰。每年農曆 3 月媽祖誕辰時,許多廟宇會舉行遶境儀式,吸引上萬信眾參與隨香。 神轎前方臉色硃紅、能耳聽八方者為「順風耳」,而臉色青綠、能眼觀千里者為「千里眼」。千里眼、順風耳將軍又稱金精將軍、水精將軍,傳說他們原來是桃花山上擾亂地方、為害百姓的妖精,經媽祖收伏而成為隨駕的將軍。 繞境、迎神活動中常見的神將是結合了紙雕(盔帽)、木刻(偶頭)、竹編(篾架)、刺繡(服飾)共四個傳統工藝領域藝術的具體表現;每個部份均有繁複的工序,方能展現每個神將的特有神韻及匠師獨到的工法;是觀察民間信仰與傳統工藝結合的最佳代表。
人模
8 什家將
什家將原是五福大帝出巡時職司驅驚定神、捉拿邪煞的隨駕部將,各部將負責不同任務。范、謝、甘、柳四將掌理刑罰與捉拿,春、夏、秋、冬四神負責拷問,又因陣頭以四將與四神為主,故前者也常被合稱為「八家將」;另有刑具爺及傳令的文、武差,以及文、武判官;其組合可以4人為組,亦可包納全數達13人。什家將分別有青、紅、白、黑各色臉譜及相異的服裝,各角色手持棍、捶等不同的法器,利用成員相對位置,操演出不同陣型,並以虎步前進,表現出威凜及震嚇的氣氛;操演時嚴禁閒雜人等從隊伍中穿梭而過。隨著廟宇需求與信仰的多元變化,除五福大帝外,奉祀城隍、東嶽大帝、地藏王菩薩或王爺的廟宇也多會組織什家將。
人模
9 土地公廟
土地公廟常見於臺灣的鄉野農田之間,可說是臺灣民間信仰中最普及的神祈代表。
文物
10 義民塚
1786 年(乾隆 51 年)臺灣中部爆發了聲勢席捲全臺,幾乎動搖清朝統治的林爽文事件,官軍潰散,只得仰賴臨時組成的義勇軍防堵。18世紀中葉來臺的廣東籍傭工是像候鳥一樣的季節性移民,動亂發生後,這些傭工只能放下鋤頭拿起武器,捍衛自己開墾的土地。他們未曾料會意外埋骨斯土,一牛車一牛車的遺骸從戰場運回,許多原本是自己的親友、同鄉,倖存者為陣亡同袍舉行葬禮,高舉著政府賜與的「褒忠」名號,開始合法的定居、開墾,逐漸在臺灣安身立命。感念那些為大家爭取到種種權益的犧牲者就成了「義民爺」,子子孫孫慎遠的追思,演變成北臺灣客家特有的義民信仰。 而最能代表客家義民信仰的莫過於位在新埔枋寮的義民廟。義民廟初期的經營與管理是由「首事」負責,1835 年(道光 15 年)後,廟務改由粵籍客庄經理人輪值,祭典則是由桃園、新竹等地的 13 大客庄輪流舉行(後漸增為 15 大庄)。由於建廟初期的首事積極邀請地方士紳加入經營,同時在廟務上也多方開拓財源,使新埔義民廟發展成全臺規模最大的義民廟。
圖版
11 媽祖神轎
漢人移民為了來臺尋求新生機,而必須渡過危險的黑水溝,中國東南沿海的媽祖信仰也因而成為渡海移民的心靈寄託。抵臺後媽祖也因著移民需求而成為保佑墾荒、捕魚、經商順遂,守護村莊平安的全能神祉。在廟宇祭典活動中,最關鍵的往往是媽祖或廟宇主神對地方巡遶(遶境),藉以確保地方平靖;此時就需要「轎」來作為神明的交通工具。而媽祖輦轎因天后、聖母的崇高地位,也多被稱為「鳳輦」。 神轎,或稱輦轎,其規模可分為二抬(2人扛)、四抬(4人扛)、八抬(8人扛)等3類,又以八抬轎因體量最大而受民間重視。八抬輦轎多以木雕、彩繪等手法加以裝飾,轎身之外也常加上一些錦飾,顯出華麗的氣派,以表示對神明的崇敬,也因其多作傳統宮廟屋頂式的轎頂,亦有「文轎」之稱。
文物
12 池府王爺
早期臺灣沿海低窪地區易有水患,疾病橫行,住民生命安全受到相當大的威脅,被認為可以驅逐瘟疫、保護鄉里的王爺也因而成為漢人移民普遍、主要的信仰之一。王爺並非指特定神祇,來源或性質分類也多元複雜,一般而言有厲鬼、瘟神、除瘟神、進士、官員或各歷史人物英靈等,稱呼也有千歲、王爺,大王、老爺等。 此尊王爺應為池府王爺,傳說池府王爺(池孟彪)擔任知府時,瘟神化身的士人到其轄區與他相談甚歡,便向他透露要將藥粉灑在井中施毒,池公知道後便將藥粉服下,因藥性發作而滿面黑斑、兩眼突出;信徒認為池公昇化後因而受封「代天巡狩」。其他關於池府王爺的傳說眾多,但多與「計奪瘟神毒藥而吞」相關,也與現今池府王爺的神像面貌符合。
文物
13 祖孫設案迎神
跪拜在香案後等待神轎和神明的祝福到來的祖孫,表現出祭祀活動中信眾跪地迎接的情景。有些信眾還會在主神神轎經過自家香案時,和轎夫「換香」後插在自家香爐以祈求神明庇佑。 而由家中年長的女性延續傳統,代表家庭敬拜祖先、神佛,為了家庭大小事虔敬祈求,也是不少臺灣住民生活經驗。就是藉由這些儀式、活動的參與,祈求個人、家庭的平安;同時使信仰在此間依循傳統而延續,累積出臺灣民間信仰的豐富、興盛。
人模
14 黃氏家廟
祖先是臺灣人信仰生活的重要部分。為了感念先祖並祈求保佑,除了例行的祭拜外,部分宗族在經濟能力的支持下也會建有脫離居住空間的宗祠或家廟等祭祀場所,並於每年的特定節日聚集宗親舉行共祭,使祭祖活動組織化。雖然臺灣在明鄭時期就有移民進入,但宗祠、家廟的成立時間主要在清末以後。 黃氏家廟,也稱黃氏大宗祠,位於艋舺(今臺北市萬華區)。創建於清代道光年間,原為中國傳統四合院格局,是清代臺灣有名的郊商黃祿嫂捐其私宅及前後土地方建成宗祠,後又陸續改建而成現貌。
圖版
15 迎媽祖版畫(香案迎神)
《迎媽祖》版畫,是臺灣版畫家林智信於1975-1995年間所完成的橫幅長卷作品,全長有12,403公分。「迎媽祖」描繪著信眾懷著歡喜、崇敬之情,以隆重的祭典與地方民俗表演來迎接媽祖的風貌。版畫內容是作者對當時代「迎媽祖」繞境活動中採集到的場景記錄,呈現臺灣民間農業社會中敬天拜神的宗教慶典儀式。 這幅作品,可依照畫面內容,分為68個主題,「香案迎神」是其中之一,版畫內容取材自傳統農家,主要描述農曆三月廿三日,欣逢媽祖誕辰,每年此時民間主祀媽祖的廟宇都會舉行盛大的祭典與遶境活動,信眾在家門前擺設香案,桌前方張掛綵繡吉祥之物的「桌圍」(或稱桌裙),並在香案上擺放四果、鮮花、炬蠋,並在香爐中點香,全家齊向繞境而來的神明,誠心祈福祭拜的畫面。
圖版
16 麵龜
龜是古代祭神的牲禮之一,後因為活龜取得不易,逐漸轉為以其形替代。民間使用各種原料製成烏龜形狀作為祭品,像是麵龜、紅龜粿、米龜等,內餡常見有紅豆、綠豆、花生。傳統文化中龜被視為吉祥動物,代表長壽,顏色為紅色,是象徵吉祥之意。 麵龜是以麵粉製成,除了是神誕慶典時常見的祭品外,它的用途與民間生活十分緊密,涵蓋人生中生老病死一生的禮儀習俗,舉凡婚喪、喜慶、過節,像是長輩壽誕、生兒育女、孩童滿月和周歲、訂婚、成人禮、喪葬、逢年過節等重大日子,或是事業不順、乞求身健康祭拜時神明所用的祭品。
模型
17 三牲
五牲為民間祭品最隆重的牲醴,必須包括全豬(若只用豬頭,須附上豬尾,象徵全豬)、全鴨、全雞、全魚、蝦子(或可用內臟類替代,如豬肚、豬肝),三牲是五牲中任選三種,常見為豬肉、全雞、全魚(或全鴨)。這是按造神格位階高低、親疏關係所做的區別,五牲主要祭拜玉皇大帝、三官大帝等神明,有時通用於婚喪祭典或還願時所用。而三牲用途在於祭祀家神、土地公或祖先等與民間關係緊密之神。 三牲擺法亦有所講究,面對神明,三層豬肉置於中間,左側為雞,右側為魚。雞頭需朝向神明,而彰州人、泉州人慣於將魚頭朝向神,同安人則將魚尾朝向神明。但由於早期是用豬頭,現在改用三層豬肉祭祀,本放置在中央位置的豬頭被豬肉所取代,民間逐漸將其地位退為旁牲,中間改擺放全雞或全鴨,以象徵有頭有尾。
模型
18 馬偕為人拔牙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1844-1901),漢名「偕叡理」,是加拿大長老教會宣教師。1872年來臺灣傳教,宣教期間,陸續在淡水設立偕醫館、牛津學堂和女學館,長期進行傳教、教育及醫療工作,足跡遍佈臺灣北部和宜蘭、花蓮等地。馬偕在巡迴傳教時,會在當地尋找空地,先唱聖歌再替民眾免費施藥治病,通常患者們是站著拔牙,拔完的牙齒將歸還給患者。當所有患者治療完畢後,馬偕會繼續佈道演說。 馬偕拔牙的工具,最先是委託本地鐵匠按造需求製作,之後馬偕回加拿大述職途經紐約才買了一套拔牙工具。而除了馬偕以外,他還有幾位學生能獨立進行拔牙的工作。這張照片記錄馬偕為民眾拔牙時的情景,左邊戴帽的黑鬚男士是馬偕。馬偕幫民眾拔牙的醫療服務獲得好評,也降低了本地人對於基督教的歧視與對立,而能以較友善的態度去看待基督教。
圖版
19 頭燈
頭燈又稱「托燈」,通常以「對」(雙數)為單位,出現於神明白天出巡或暗訪等夜間活動的隊伍前端。從外型上看,上為燈籠狀,下有木桿可方便托拿。頭燈上則寫有神號或「闔境平安」等字樣,內部則有裝設燈可在夜間點亮,吸引人們注意。「頭燈」通常作為夜間隊伍的領航,白天則是以「頭旗」引導,故有「晝旗夜燈」之說。然而白天進香遶境的隊伍也常可見頭燈,使得隊伍風貌更加豐富。
人模
20 涼傘
涼傘古稱「華蓋」,原是帝王、后妃等出巡時用來遮陽的車蓋或傘蓋,通常用華麗的刺繡裝飾,以彰顯帝王尊貴,後也用於神駕儀仗之列。臺灣民間習稱「涼傘」,其外型為一圓筒狀,上繡有主神或宮廟名號、八仙、龍鳳等圖案,並繫有兩條劍帶,下方則綴上流蘇。在神明出巡、進香時在神轎前方引路,行進中持傘者須以逆時鐘方向不停旋轉涼傘,代表生生不息、人人平安之意。此外廟會中涼傘會立於主神轎前側,於神明離轎時保護主神免受穢氣汙染。除了在神駕儀仗外,涼傘也以較小型制出現在拜斗儀式的斗燈,以及民間藝陣中的跳鼓陣。
人模
鉅變與新秩序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21 北港媽祖廟
北港媽祖廟於清康熙年間由福建省湄州朝天閣媽祖分靈而來。主神媽祖又名天上聖母,自幼即體會道典祕法,因屢次救民眾於水難之中而升天為神,以其靈驗而受封天妃。1694年(康熙33年),佛教臨濟宗第34代禪師樹璧,攜帶神像來臺,在笨港登陸,為笨港居民所留。繼而築屋、建小祠、再募金重建,香火也日漸鼎盛。寺廟建築美輪美奐,雕刻華麗。是臺灣民間信仰重要廟宇之一。
圖版
22 藥籤與籤筒
藥籤是指在籤紙上書寫藥品名、適應症狀的寺廟籤文。藥籤是臺灣民間信仰中,用神明之力診斷、治療疾病的療法,信眾通常透過膜拜擲筊等過程,抽取籤枝,求得藥籤,並依提示中藥房抓藥、煎藥後服用。藥籤在臺灣主要分為醫藥神,如保生大帝、神農大帝、孚佑星君,以及媽祖籤等兩系統,但受到民間特有的密方,以及不同廟宇的歷史背景等因素影響,臺灣各地所見藥籤具有相當高的差異性。
文物
23 舞獅
宗教信仰與臺灣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即使到了工、商業相對發達也漸趨現代化的日本時代,臺灣民間固有的宗教與信仰活動仍為住民所重視。而地方廟宇的迎神賽會、或各類慶典活動中,「舞獅」也多稱「弄獅」,可說是最為普遍民俗表演,其象徵著吉祥、福運和驅邪逐鬼祈求平安。 臺灣舞獅種類大抵以新竹為界,分成南部獅與北部獅,再依造型、舞法分成閉口獅、開口獅、醒獅以及北方獅等四種。無論是哪一類的獅種,凡是新製成的獅頭,都必須經過「開光點眼」的儀式,獅子才會具有靈氣和驅邪的功能,才可以舞弄。 舞獅多由稱「獅陣」、「獅團」的團體進行表演,以及相關技藝的傳承。廣義而言,獅團、宋江陣以及各類武術團體,也是臺灣村莊的自我武裝機制、民防團體與表演團隊;肩負著平時配合廟宇祭祀活動演出、禳災祈福,村莊競爭或動亂時則出以自保的多重性質。
人模
24 石燈
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為因應時局變化而推動皇民化運動,除了農村經濟生產力及衛生的改進外,也包含普及日本語、崇敬神社等。其社會教化內容包羅萬象,之中的「信仰皇民化」也是重要的目標之一。統治者為了提高當時臺灣人對日本的忠誠度,希望能在各街庄興建神社教化人民效忠天皇而發起「一街庄一社」運動,但因財力物力限制而未能達成目標。即便如此,參拜神社仍是的一連串社會教化運動中的重要象徵。 神社是由許多建築構件以及周邊環境與附屬造景所組成,用以保護油燈或燭火的燈火具「石燈籠」便是神社的基本元素之一。 其典故可追溯佛教經典中供奉、供養燈火為功德之說。在神社空間中,石燈籠常置於參道兩側,既為照明設備也為指引道路之用。
文物
25 門神(秦叔寶、尉遲恭)
門神源自中國傳說的司門之神,立於大門站崗守衛,阻嚇鬼怪入侵。最早記載的門神是神荼、鬱壘,在佛教傳入中國後,豐富門神的種類,如四大天王或金剛像等。此外還有文官、宮娥等諸多樣式。 臺灣寺廟中最常見的門神是秦叔寶(又名秦瓊)與尉遲恭(又名尉遲敬德),皆屬武門神。秦叔寶的外型為粉面、鳳眼,手持金鐧;尉遲恭則面黑、怒目,手持金鞭,因此又稱為「鞭鐧門神」。關於二者作為門神的傳說有二,其一是唐太宗在玄武門之變中誅殺兄弟,為此心神不寧,以為其兄弟化為厲鬼來索命,而秦叔寶與尉遲恭為當時著名武將,因此請他們來守衛宮廷大門,後唐太宗命畫師描繪兩人容貌於門上,也能得此效果。另有一說是,傳說涇河龍王犯天規,玉帝命魏徵將之處斬,龍王向唐太宗求情,太宗答應要將魏徵留在身旁來拖過處斬時辰,不料魏徵入睡元神出竅,執行玉帝交代任務將龍王斬首。從此,太宗每夜夢見龍王提頭索命,驚嚇而無法入眠,後請秦、尉遲二將為太宗守門,龍王自此不敢再入內騷擾。
造景
26 神道式祖靈舍一組
臺灣總督府在1930年代以後,為了戰爭動員的需要推行皇民化運動,藉此讓臺灣人認同日本帝國、效忠天皇。 在信仰方面,以強調日本「國家神道」來加強精神上的同化,臺灣總督府要求家庭安置「神棚」,供奉「神宮大麻」(代表日本皇室祖先神天照大神的神符),並強調應安置在臺灣人的家庭精神生活的中心(正廳),也延伸出地方官廳推行的「臺灣人家庭正廳(廳堂)改善運動」,衝擊原本在正廳神案的神佛像、祖先牌位。 臺灣神職會推行將祖先牌位改成神道式「祖靈舍」,形式與「神棚」類似,置放在「神棚」的右側,視為「祖靈祭祀皇國化」的象徵。將臺灣家庭固有的祖先崇拜,與日本「皇室」、「國家」銜接。
文物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27 神龕
家庭是最小的祭祀單位,也是日常信仰活動的場所。在臺灣,信仰佛教、道教或以之為組合元素的其他宗教、教派為主的家庭,多仍在正廳(客廳)設有神龕以敬奉神佛,或也祭祀祖先。神龕及其構件有多種形式,通常是一張高腳供桌(頂下桌)配合一張八仙桌。供桌一般以木材製作,長、寬、高的尺寸規格依照「文公尺」、「丁蘭尺」吉數的規定。 然而,為適應臺灣社會居家空間的變遷,也發展出小型神龕。多設置於家中最重要的公共空間─客廳,供桌上擺有香爐、燭臺、燈具、花瓶和酒杯,並供奉神祇。所供奉者,有僅以紅紙寫上神祇名、也有平面的神佛彩繪(也稱神明彩、佛祖彩、佛聯、觀音聯),或有迎請神像的。展場這神龕中的福德正神便是家中最常見的神祇之一,俗稱土地公,掌管土地生養和人間的大小事務。在農業時代,土地公信仰相當普遍且備受崇奉。即便進入工商業社會,土地公至今仍是公司行號和家戶崇奉,因而也是商鋪、行號、店家神龕中常見的神祇。
造景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LOGO
文化部 LOGO
Facebook 粉絲專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著作權所有©2013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館址:70946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