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Content
:::
:::

記錄臺灣

使用 Alt+Shift+滑鼠左鍵拖拉 來旋轉地圖
異文化相遇
唐山過臺灣
地域社會與多元文化
鉅變與新秩序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異文化相遇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 Jon Huygen van Linschoten,1596,中華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
中華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Exacta Accurata Delineatio cum Orarum Maritimarum tum Etjam Locorum Terrestrium quae in Regionibus China)為林斯豪頓 1596 年繪製中國領土海岸線與周邊島嶼,1958 年由 John Wolfe 於倫敦印製出版,其範圍橫跨東南亞與西太平洋海域。中國領土的部分描繪出中國東南沿海與內陸的山形地勢與城鎮,動植物概況也有清楚標示。圖中福建沿海處繪有三個小島,北島註記 I. Formosa(福爾摩沙島)、中島無名、南島為 Lequeo pequeno(小琉球)。除此之外提供許多訊息,包括:羅盤、比例尺、航線以及海、陸上動物資訊,為古地圖或航海圖研究的重要文件,不僅是當時西方作為進入中國或西太平洋的參考,同時也代表當時西方對於亞洲地區的認知或探索的程度。
圖版
2 《耶穌會士書信集》,記載1582年西方漂流臺灣船難事件
耶穌會為天主教主要修會之一,1534 年創立於巴黎,1540 年獲得教宗保羅三世正式批准成立,耶穌會成立的背景為天主教面對宗教改革運動所做出的回應。耶穌會成立新的修會形式,從過去統一服飾的修院集體生活轉變為派遣會士深入海外地區、靈活的適應當地生活方式以達成各項任務,諸如傳教、教育、科學研究等,因此耶穌會成立後的一大使命為積極參於天主教海外傳教活動,同時在海外的傳教成果與見聞也深深影響和吸引歐洲傳教士到亞洲傳教的興趣。 1598 年所出版的耶穌會神父書信集記載了 1582 年漂流到臺灣北部的船難事件。事件的大致經過為 1582 年 7 月 6 日,澳門葡萄牙當局議定派遣戎克船載人貨前往日本。該船長(或指揮官)為葡萄牙人,並有漳、泉人舵工,近 300 名乘客中,有西班牙人 Pedro Gómez 與 Alonso Sanchéz 神父,以及葡萄牙人耶穌會 Francisco Pírez 等數位神父。除了這些葡、西人與漢人外,尚有馬尼拉當地人、黑人奴隸,也許包括日本人等等。 此船由澳門出航後,旋即遭遇暴風侵襲,途中又遇颱風或颶風,在海上飄盪三、四日,而於 7 月 16 日晨漂流到臺灣本島海岸。登岸後,進而選擇河流旁築草寮當臨時居所,並準備用原船木板另造船隻脫困。島上的原住民見船難,過來撿拾漂流的貨物,如布匹等。剛開始原住民試圖和平與船難人員進行交易,但雙方溝通有問題,互有殺傷。這些船難人員就在防禦狀態中待了將近 75 天,於 9 月 30 日成功離開返回澳門。此為目前歷史記載所知最早來到臺灣的西方人。
文物
3 胡椒(Pepper)
香料為從熱帶植物中提取的各種有強烈味道或香味的植物性物質,由於其所具有的香氣和防腐性質,通常被用作調料或其他用途。西方的香料主要是由東方供給,因物以稀為貴,香料在西方社會成為昂貴的奢侈品,因此激發西方人尋找「香料群島」,探索新航路。16 世紀葡萄牙人率先進入香料群島,掌握香料原料產地,爾後西班牙、英國、荷蘭等國也紛紛進入西太平洋地區。 香料中最為特殊與歷史重要性的是胡椒,原產於印度,後來由南印度引入爪哇、蘇門答臘(Sumatra)。胡椒科蔓藤類植物的果實,為西方人最主要的香料,印尼產量最多。結成串的胡椒子,成熟時為黃紅色。在果實未成熟前摘下來,整料晒乾就成黑胡椒;若果實成熟,果肉軟化後再採收,然後將果皮去除,種子晒乾為白胡椒。製成的胡椒則被廣泛地用於食物及加工食品之中。
圖版
4 《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起源與發展》
本書收集了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成立後,於亞洲各地活動的許多航海日記、旅行記,為研究 17 世紀前期荷蘭人海外擴張事業一本重要參考書,也可謂是第一部荷蘭文的旅行見聞紀的大部頭集成。書中內容從 Cornelis de Houtman 於 1595 年第一次東印度航海至 1630 年代荷蘭人的航海紀錄、報告。書中有關臺灣的部分有韋麻郎(Wijbrand van Waerwijk)航海記,內容包括他於 1604 來澎湖求市經過,後遭明朝官員諭令離開。另外,尚有 Seyger van Rechteren 東印度旅行記(此人於 1629 - 1632 年來亞洲),並附有一張熱蘭遮城初建之時的版畫(約1630年)。另外,本書也收錄荷蘭首位來臺新教牧師甘治士(G. Candidius)關於南部原住民的民族誌描述〈臺灣略述〉(Discours ende cort verhael van 't Eyland Formosa)一文。此文是甘治士對臺南一帶平埔西拉雅原住民社會、文化、宗教等的描述,為其親身觀察所得,日後被不斷引用,成為17世紀西方介紹福爾摩沙情事的重要參考。
文物
5 著名海盜一官與國姓爺在中國沿岸的島嶼據點圖
此圖繪刻於1727年,主要描繪17世紀鄭芝龍、鄭成功父子在福建東南沿海的勢力範圍,特別著重在描繪廈門及金門是鄭氏父子主要的根據地。在西方文獻中常稱呼鄭芝龍為Equan、Iquan(一官),鄭成功則是Koxinga(國姓爺)。此地圖的圖名也是這樣的稱呼寫法,在西方人的認定裡,鄭氏父子是「海盜」(pirates)。鄭芝龍的勢力在1630年代後半開始興起,成為獨霸中國東南沿海的海上貿易集團首領,也是當時荷蘭人最主要貿易的對象,與荷蘭人有著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其子鄭成功繼承鄭芝龍的勢力,以金、廈為主要貿易據點,也是其對抗清廷,試圖「反清復明」的根據地。
圖版
6 1644年赤崁地區農地與道路圖(古版)
此圖描繪 17 世紀荷蘭時代從鹽水溪到二仁溪一帶所墾田園。圖中綠色代表稻田、蔗園,黃色表示道路。每一塊田地上均標有名字,例如Amsterdam、Putman。鹽水溪的上游為今臺南永康一帶的鯽魚潭,此鯽魚潭今已淤積成陸。圖中水潭上畫有水鴨與飛鳥,潭邊並畫有一「別墅」,別有一番悠閒的風味。此地從荷蘭時期到清代,便一直有漁稅的徵收,清代文獻中也記錄只要此地的稅收的好的話,那臺南一帶的稅收就不會有問題。
圖版
7 1654年大臺北古地圖(古版)
此張地圖重點在描繪港灣、河流交通要道,以及沿岸村社。圖中標有1至61號的阿拉伯數字,左上角為各號的說明文字。這幅古圖描繪了當時淡水河流域、基隆一帶原住民部落、防禦工事、教會、港灣的地點,以及山岳、水文資料,對於瞭解17世紀北臺灣及北部平埔族群之歷史與生活面貌有極為重要的參考價值。同時也反映了16、17世紀北臺灣除了原住民外,漢人與外來民族早已在此活動的事實。
圖版
8 《被遺誤的福爾摩沙》,荷蘭使節與鄭成功談判圖
此為《被遺誤的福爾摩沙》一書插圖。此書作者署名 C. E. S.,意為 Coyett 及其同僚。F. Coyett(揆一)為荷蘭時代最後一任臺灣長官。揆一在回到巴達維亞後,立刻受到審判,被判終身流放到班達(Banda)附近的艾一島(Ay)。揆一在島上度過8年,他的子女才將他贖回。回國後,1675 年出版《被遺誤的福爾摩沙》,書中譴責東印度公司高層怠忽職守,他因孤立無援才丟掉臺灣。此張插圖乃呈現 1661 年 5 月 3 日,鄭軍大師登陸列陣後,熱蘭遮城荷方深知赤崁的普羅民遮城不保,因此長官與評議會決議遣使與鄭成功展開談判。當天早上,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幾位使者,銜命從熱蘭遮城持白旗划舢舨對渡到赤崁,最後終於見到明鄭軍隊圍繞護衛營帳中的鄭成功,展開談判。
文物
9 鄭成功與荷蘭人的締和條約
從 1661 年 5 月開始,一直到 1662 年 2 月,經歷了鄭成功 9 個月包圍後,熱蘭遮城內的荷蘭人終於獻城投降。鄭荷雙方在 1662 年 2 月 1 日簽訂正式合約。荷蘭人寫了條約 18 條,鄭成功以中文寫了 16 條,雙方互換條約,荷蘭人撤離臺灣,開啟鄭氏在臺的統治。此條約為荷蘭人所寫的 18 條條約。這份合約見證了臺灣史上首次的臺灣統治權轉移。
文物
10 〈陳臺灣棄留利害疏〉
1683年清朝派將軍施琅率軍攻臺,順利征服臺灣。明鄭政權降清後,清廷原只想將軍民遷回中國,全面放棄臺灣,僅於澎湖派設駐軍,做為閩南外海的防戍點。不過,施琅獲知清朝有棄守臺灣之議時,旋即上奏康熙皇帝,指出棄守可能會讓臺灣再度成為盜賊聚集之地,成為東南沿海地區揮之不去的憂患,故最終康熙皇帝決定採納施琅的主張,將臺灣納入清朝的版圖之中。此為施琅所上之〈陳臺灣棄留利害疏〉之內文。
圖版
11 平臺紀略碑
1683 年(清康熙 22 年、明永曆 37 年)7 月 8 日,施琅率領軍隊進攻澎湖,並在 16 日發起攻擊而取勝。於澎湖海戰失利的劉國軒只得退守臺灣,並在之後力主降清。鄭克塽於 9 月投降、10 月剃髮,結束了鄭氏政權在臺灣的統治。平臺紀略碑,現存臺南市全臺祀典大天后宮,即臺灣被納入清朝版圖後,施琅於 1685 年立碑記述其平臺經過與善後、安撫措施的石碑,是臺灣現存最早的清代碑刻。
文物
12 平埔西拉雅原住民奔跑逐鹿圖
此圖出自荷蘭日耳曼籍傭兵司馬爾卡頓(Caspar Schmalkalden) 1642 - 1652 年的遊記《東西印度驚奇旅行記》(Die Wundersamen Reisen des Caspar Schmalkalden nach West- und Ostindien 1642-1652)。他於 1648 年 6 月抵臺灣,將所見所聞,透過文字與素描如實記錄下來,日記中清楚描述了臺灣及島上的住民,也留下多張珍貴的手繪畫,包括這張福爾摩沙人圖。他在遊記中提到狩獵之外,福爾摩沙人最大的樂趣在於賽跑,那是在村落中固定的地方舉行,為此他們的年輕人和同儕在他們的慶典中相互鬥走。還說他們在奔跑時藉由手上的鐵環來製造清脆的聲響,使他們在跑步時能聽著協調步伐、輕快小跑。
圖版
13 荷蘭人舉行地方會議圖
此圖出自荷蘭日耳曼籍傭兵司馬爾卡頓(Caspar Schmalkalden) 1642 - 1652 年的遊記《東西印度驚奇旅行記》(Die Wundersamen Reisen des Caspar Schmalkalden nach West- und Ostindien 1642-1652)。1636年荷蘭臺灣長官普特曼斯(Hans Putmans)於新港社召集歸順村社代表,舉行合約確認儀式。此後,新任長官幾乎都會與南北各村社的首長會面,以鞏固兩者間的聯盟關係。1644 年的會議,擴大舉辦,分為南北二路召開,為「地方會議」(landdag)的第一屆。一直到 1659 年為止,公司每年都召開地方會議。此圖為德國人司馬爾卡頓於 1648 年來臺所見地方會議集會的情況。村落首長依照其地位與荷蘭官員穿插於長桌上坐下,會後並舉行宴會。
文物
14 濱田彌兵衛事件版畫
此圖出自法倫泰因(François Valentijn)1726年《新舊東印度誌》(Oud en Nieuw Oost-Indiën)一書。日本人早於荷蘭人來到臺灣貿易,17 世紀初日本的「朱印船」已航渡臺灣進行貿易。荷蘭人據臺後,禁止僑居日本華人來臺貿易,並對日本人自臺灣輸出貨品課稅,日本人相當不滿,拒絕納稅。1628 年,一艘日人來臺貿易船被荷蘭人拘留,船長濱田彌兵衛憤而率眾入熱蘭遮城劫持臺灣長官奴易茲(P. Nuyts),迫其簽訂條約並交換人質。這張圖便是描繪濱田彌兵衛挾持奴易茲的情景,圖右坐在椅子上的便是遭脅持的奴易茲。日荷在臺灣的貿易衝突事件後來愈演愈烈,日本幕府因此禁止荷蘭人在平戶的貿易。荷蘭人不得已以奴易茲為人質,遣使赴日請求重開貿易,此事件一直到 1636 年奴易茲獲釋後才告一段落。
文物
15 高山國招諭書
1593年(文祿2年)11月,豐臣秀吉遣人攜帶其親筆信函,向所謂的高山國(臺灣)發出招諭,但此計畫卻在事前被洩漏,亦仍引起周邊國家震驚。明朝為此增強了澎湖島的衛戍,呂宋島的西班牙人更計劃要佔領臺灣。不久,秀吉、原田相繼去世,此計畫無法實行而告失敗。 招諭書以堅硬的蛋黃色和紙為底,上用金箔繪有圖案之豐光寺之承兌書。蓋有豐臣秀吉之豐臣二字之印。燒痕是1882年(明治15年),金澤屋被燒毀時蒙害之結果。
圖版
16 《東印度水路誌》
荷蘭人林斯豪頓(Jan Huygen van Linschoten),1583年約其20歲時,隨葡萄牙大主教到印度,在果亞(Goa)5年的時間。其後回到荷蘭於1595年出版《東印度水路誌》(或譯《東印度航行記》),成為荷蘭拓展貿易的指南,共有三編,上編《航海記》,介紹東印度各國的地理位置與風土民情,是西葡教士經過考證後的成果;中編《水路誌》,為林斯豪頓於果亞蒐集公私檔案的記載,並根據葡萄牙水手們的口述記錄下來的航海指南;下編《見聞》,為作者林斯豪頓一路從印度果亞經印度洋,繞過好望角,返抵荷蘭,依循葡萄牙水手走過的航線,為其親身經歷的見聞。 1601年荷蘭2艘商船抵達濠鏡(今澳門)請求與明朝廷允予通商,為荷蘭第一次接觸中國,上編《航海記》轉引西班牙門多薩(Juan González de Mendoza, )《中華大帝國史》(Dell’historia della china)的部份內容描述葡萄牙水手進入中國廣州親眼目睹中國富裕物產豐饒的情景,從廣州出口的絲綢、瓷器,以及中國庶民生活的情景。中編《水路誌》為葡萄牙水手口傳的航道,透過葡萄牙水手從廣東或福建經臺灣(當時稱小琉球)航向日本的觀察記錄。 林斯豪頓的《東印度水路誌》出版刊行後,西班牙聖飛利浦( San Felip )船長向西班牙當局提出占領臺灣的建議。雖林斯豪頓和門多薩都沒到過中國和臺灣,但透過對於水手的訪談記載,大大影響歐洲人產生認識中國或臺灣的動力與渴望。
互動裝置
唐山過臺灣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7 〈福建全圖〉
本圖是《皇朝直省府廳州縣全圖》之福建省地圖,臺灣在 1885 年(光緒 11 年)正式建省之前,均隸屬於福建省。《皇朝直省府廳州縣全圖》為 1864 年(同治 3 年)武昌湖北官書局編制,此臺灣島的造型與文字資料地圖淵源,可以追溯至 1789 年(乾隆 54 年)《大清一統輿圖》與 1863 年(同治 2 年)《皇朝中外一統輿圖》,這是繪有經緯線和計里畫方的清代臺灣全圖。本圖除了臺灣島形之外,東部臺灣繪有兩個凹陷的大灣,北邊的標記「蘇澳」,應指現今宜蘭縣蘇澳港,南邊的大灣則未標記任何地名。圖中描繪福建全省、澎湖群島、臺灣島之山川、湖泊、海岸等地理環境,用不同的符號標市府、州、廳、縣位置。
圖版
18 西方人描繪航行在臺江內海的小船
這張版畫標題是「福爾摩沙船」(Bateau de Formose)。圖中的單桅帆船上有二個人撐船前進,一人掌尾舵。從船的外觀來看,應該就是過去航行於臺灣西南沿岸內海沙汕處及河川的舢舨小船,具有接駁、轉運人與貨物往來的功能,臺南一帶稱為「手撐仔」。「手撐仔」在18世紀已出現在臺江內海一帶航行,用以接駁人跟貨物在府城與安平之間往來。
圖版
19 〈臺灣地理圖〉臺灣府城一帶局部
〈臺灣地理圖〉是 17 世紀晚期至 18 世紀初期清康熙時期繪製的臺灣古地圖,此處為臺南府城及臺江內海一帶的局部。圖中描繪清初康熙時期府城內外的地理景觀與人文風俗。當時,府城鹿耳門是清朝官府開放與福建廈門對渡的唯一合法口岸。當時渡黑水溝來到臺灣的橫洋船,抵達安平鹿耳門後,因臺江內海水淺,橫洋的大船無法航入,必須先將人、貨換到舢舨小船上,運抵府城西門外碼頭。若是岸邊水更淺的地方,小船也無法停泊時,再由牛車或碼頭工人前來接運貨物及乘客上岸。圖中也生動的描繪了這樣的情景。
圖版
地域社會與多元文化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20 吉貝石滬漁權碑
每一口石滬都是先由一個「發起人」出面去邀集親友認股,來合力建造的,而石滬完工之後也都要由一位「代表者」,來負責維持石滬常年性的運作及管理,一般來說該口石滬的發起人也大多就是石滬完工後的代表者。建滬之初,要有人出面向政府申請許可,確認沒有妨礙到別人的漁權,政府才會許可建滬,如果四周有人提出異議,就建不成了。設在公共海域的石滬,卻只有某部分居民擁有漁業權,所以難免會產生利益上的衝突。不過在這種人與人爭,更得和天爭的環境裡,人們總是會秉持著互利分享的原則來尋求妥協之道。澎湖吉貝的先民們就曾分別在 1766 年和 1904 年兩度把石滬使用權利問題的處理結果勒石存證。這兩塊石滬漁權碑記,目前都嵌砌在吉貝武聖殿一樓的西牆上。
文物
21 嚴禁佔築埤頭港告示碑
今臺南市西北部陸地,在清治時期初期是數個沙洲圍成的內海,也就是潟湖,稱為「倒風內海」。當時沿岸港口林立,是南臺灣重要的物資集散地。18 世紀後,因泥沙淤積,使「倒風內海」消失而出現了鹽田、魚塭及農地等。 展場中的「嚴禁佔築埤頭港告示碑」,說明了此地淤積陸化後,引發各方勢力覬覦爭佔,導致不同人群的權利衝突。潟湖、濕地、出海口等地因自然環境不利於農墾,居民多修築魚塭養魚。清初延續荷蘭人創設的贌港稅制,以課徵雜稅水餉的方式,管理內海的魚塭、網罟、採捕小船的經濟活動。
文物
22 〈臺東直隸州後山全圖〉
受到 1884 年(光緒 10 年)清法戰爭的影響,清廷於1885年(光緒 11 年)將臺灣另建行省而與福建分治,並於 1887 年(光緒 13 年)調整臺灣行政區域為 1 省、3 府、1 直隸州、11 縣、3 廳;臺東直隸州即是將原卑南廳升格而成。 臺東直隸州後山全圖為《臺灣地輿全圖》中的一幅,應約在 1887 年(光緒 13 年)或其後所繪。當時,清朝官府原意將臺東直隸州治設在水尾(今瑞穗),另在北段添派州判駐花蓮港廳、南段添派州同駐卑南廳。 然而,1888 年(光緒 14 年)因徵收清丈費等事故導致水尾附近原住民大舉抗清,肇生「大庄事件」(呂家望事件)而使水尾受創頗深;因此雖然圖中的臺東州治就繪在水尾的位置上,不過直到清廷割讓臺灣,將州治移往水尾並分設二廳的計畫都並未落實。
圖版
23 《臺灣輿圖》中的〈全臺前後山輿圖〉
1880 年(光緒 6 年),在臺灣兵備道夏獻綸主持下,余寵等人測繪完成包含前後山總圖1幅、縣廳分圖 11 幅,共 12 幅地圖,並印刷出版《臺灣輿圖》。而本圖則是早在 1878 年(光緒 4 年)便在前述基礎上預先出版集結成單張大圖的〈全臺前後山輿圖〉。〈全臺前後山輿圖〉與《臺灣輿圖》雖是摹本關係,但在內容上仍有些許不同。如在埔里六社區域差異頗大,又在部分的地名用字、圖例、地點、說明上有些增刪與差異。儘管如此,仍具體反映清廷迫於時勢,終於將前後山視為整體,進行測繪,並設官治理後山的發軔。
圖版
24 《噶瑪蘭廳志》中的〈噶瑪蘭廳地輿全圖〉
噶瑪蘭就是今日的宜蘭地區。雖於 1796 年(嘉慶元年)便有吳沙及許多移民進入,但清廷直到 1810 年(嘉慶 15 年)才有設廳的討論,1812 年(嘉慶 17 年)年方設民番糧捕通判。而〈噶瑪蘭廳地輿全圖〉是 1852 年(咸豐 2 年)刊行《噶瑪蘭廳志》中描繪廳治範圍及大致山川形勢的地圖。 〈噶瑪蘭廳地輿全圖〉中除了有廳署所在的噶瑪蘭城,也標示了汛、砲臺、關等重要設施。平原上「一拳奮立」的員山,或是沿岸的沙崙和海中「孤嶼聳起」的龜山島也描繪在其中。除此之外,《噶瑪蘭廳志》也有描繪水利堤堰、海防關隘地圖。
文物
25 日軍指揮官西鄉從道與瑯嶠十八社總頭目卓杞篤會面情形
1871 年(同治 10 年)11 月,琉球國船隻在海上遇風漂流至八瑤灣(今屏東縣滿州鄉)海岸登陸,因誤闖高士佛社領地,雙方溝通不良,導致其中 54 名船員被牡丹社原住民殺害,12 人被送回琉球。1873 年 6 月,日本派遣外務卿副島種臣,至北京交遞條約,並向清朝別議臺灣原住民之事,未獲總理衙門積極處理。日本以清朝認為臺灣番界以東為「化外」的理由,別置蕃地事務局於長崎,準備出兵臺灣。1874 年 4 月「蕃地事務總督」西鄉從道決議強行出兵,5 月登陸恆春半島後日軍與排灣族人進行一系列的接觸戰,日軍與排灣族人遭遇後燒殺部落,勝負大致底定,7 月份起便不再有大型戰鬥,日軍與排灣族人就留下了這張西鄉從道與排灣各社頭目們合照的畫面。此圖收錄在 1875 年 2 月 27 日《畫報》The Graphic中。石門戰役後,日軍指揮官西鄉從道(Saigo)與原住民頭目卓杞篤、一色會面。圖中坐者為西鄉、右坐為一色、左坐為卓杞篤。
文物
26 〈臺灣後山總圖〉
1874 年(同治 13 年)日本藉口琉球船民遭臺灣原住民殺害而出兵臺灣南部(即牡丹社事件),清廷因而派遣沈葆楨來臺善後,並宣告「開山撫番」;〈臺灣後山總圖〉便是臺灣兵備道夏獻綸為「開發後山」而發起、由余寵等人測繪,於 1880 年(光緒 6 年)印刷出版《臺灣輿圖》中的一幅。 牡丹社事件後,1875 年(光緒元年),清朝官府調整臺灣行政區域,其中為宣示對「番地」的主權,便在卑南派任南路理番同知、設立卑南廳,範圍北起東澳溪與宜蘭縣為界,南至八瑤灣與恆春縣為鄰;管轄包含今日花蓮縣、臺東縣的全部以及宜蘭縣南部、屏東縣局部。圖中可見綏靖軍、招墾局均設於卑南,而自鳳山縣赤山(今萬巒)、鳳山縣射寮(今枋寮鄉射寮)、恆春縣楓港、恆春縣等地出發的開山南路都以卑南為目的地,自蘇澳到花蓮港的開山北路也向南延伸至卑南;然而,面對廣大的轄區,位於卑南廳南部的卑南對中、北部管理顯然鞭長莫及;儘管如此,本圖仍具體反映清朝官府測繪、認識並設官治理後山的發軔。
彩繪
27 馬偕為人拔牙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1844-1901),漢名「偕叡理」,是加拿大長老教會宣教師。1872年來臺灣傳教,宣教期間,陸續在淡水設立偕醫館、牛津學堂和女學館,長期進行傳教、教育及醫療工作,足跡遍佈臺灣北部和宜蘭、花蓮等地。馬偕在巡迴傳教時,會在當地尋找空地,先唱聖歌再替民眾免費施藥治病,通常患者們是站著拔牙,拔完的牙齒將歸還給患者。當所有患者治療完畢後,馬偕會繼續佈道演說。 馬偕拔牙的工具,最先是委託本地鐵匠按造需求製作,之後馬偕回加拿大述職途經紐約才買了一套拔牙工具。而除了馬偕以外,他還有幾位學生能獨立進行拔牙的工作。這張照片記錄馬偕為民眾拔牙時的情景,左邊戴帽的黑鬚男士是馬偕。馬偕幫民眾拔牙的醫療服務獲得好評,也降低了本地人對於基督教的歧視與對立,而能以較友善的態度去看待基督教。
圖版
28 淡水地區的茶園景觀
此為1871年9月23日美國《Frank Leslie畫報》(Frank Leslie's Illustrated Newspaper)中 Edward Greey 文章之插圖,描繪淡水東方大屯山山腳下之茶園景觀。 文中提及臺灣北部的火山遺跡,其陡峻的山坡市種植茶葉的最佳地點。而許多外來屯墾者也開始注意到茶葉的龐大外銷市場,於是開始在淡水東方的大屯山腳下種茶,並由臺灣島向外出口。
文物
29 茶葉焙製過程─烘焙室內製茶
這張圖呈現的是製茶工人正在室內翻茶,以準備烘乾茶葉的景況。烏龍茶散發出來的自然香味,正是以烘乾、發酵等方式而產生的,這也是當時臺灣烏龍茶聞名國際的原因之一。 在翻茶時,將裝茶的笳笠至於木架約30分鐘後,將兩個中型笳笠的茶倒入約七尺直徑的大型笳笠中,再將此笳笠放於木檯上,由幾位製茶師傅翻動約15-20分鐘後,再將茶葉倒回中型笳笠,並擱回木架上。如此動作反覆4次後,茶葉即由綠色轉為褐色,並有香氣飄出。
文物
30 揀茶姑娘
此圖呈現的正是揀選茶葉繁忙的景況。揀選時通常以3-4個至四個婦女一組,負責一個大竹笳笠的份量,而除了婦女,小孩也會加入工作,一同將枝、梗、壞葉等撿出,以維護茶葉的品質。茶季繁忙時,這樣一群揀茶女群聚於亭仔腳的景況,成為大稻埕的特色之一。美國記者戴維森(J. W. Davidson)便這樣形容道:「外國人於夏月來到大稻埕,要為一大群女孩子日夜氾濫於街中吃驚了……她們的衣著是越漂亮越好,而化妝是細心的。頭髮常常是藝術的作品,以有強烈的芬芳之玉蘭花滿插於頭上,而腳是纏得小小的,她們準備閃耀給人們看……平均每日在大稻埕的茶女超過20,000人。」
文物
31 製茶過程(1)採摘
自1866年(同治5年)英國商人陶德在臺北大稻埕開設洋行、設立製茶廠,1869年首次外銷美國而大獲好評之後,臺灣茶便成為清代重要的對外貿易品之一;茶樹與茶園也成了北臺灣丘陵地上的顯著景觀,而在此間穿梭著的就是負責採茶的採茶女。
模型
32 製茶過程(2)曝曬(3)翻(4)炒(5)烤焙
採摘後的茶葉,先經過初步篩選、曝曬、翻撥後予以烘培。而烘好的茶葉,便用篩將其分成大葉、小葉、茶屑,然後再放回烘爐烘製。等再次烘完之後,加以揉製以使熱氣排出、並把茶揉成圓形以利包裝,且把好、壞茶以各種比例混合,如此製茶的工作便算告一段落,其時程約需6至8個小時。製作完成後,便可將茶葉打包後運送。
模型
鉅變與新秩序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33 《臺灣府城教會報》
《臺灣府城教會報》,於1885年(光緒11年)由英國長老教會巴克禮牧師(Rev. Thomas Barclay)在臺南創刊,以廈門化系統的羅馬字拚音(也稱白話字),報導教會消息。後來在1906年(明治39年)改名《臺南教會報》,1913年(大正2年)更名《臺灣教會報》,1932年(昭和7年)因合併《教會新報》、《福音報》、《芥菜子報》再更名為《臺灣教會公報》。1970年起,改以漢字排印,取代羅馬字拚音。 本篇為1895年(光緒21年)閏5月號報導的首頁。本號中的「臺北的消息」中,據嚴清華牧師的來信,轉述了自5月25日(五月初二)民主國設立、5月31日(五月初八)日本自深澳登陸、6月7日(五月十五日)日本官兵進入臺北等記錄。報紙內容雖以教會消息為主,卻也是記錄、保存了臺灣歷史與社會變遷的重要刊物。
文物
34 日清海戰之圖
1894年清日兩國在朝鮮爆發甲午戰爭,分有陸戰及海戰,此處為描述海戰情形。海戰主要有幾次,一次為1894年9月17日的黃海海戰,另一次則為1895年1月到4月,最終以清國北洋艦隊全滅收場。此處不確定為哪一場戰役,僅有日清海戰字樣。
文物
35 近衛師團於臺灣島基隆奮戰擊破敵軍
1895年,清國割讓臺灣給日本,日本判斷需以武力接收臺灣,此為1895年近衛師團在基隆與臺灣守軍戰爭為題材的畫作,當時雖然有照片,但仍不普及,這類歷史畫於日清戰爭時相當流行,這充分表現了日本方面的觀點,當中日軍佔據相當大的版面,臺灣守軍則是畏畏縮縮地被擊敗。雖然基隆反抗不久即失守,但畫作仍充滿了統治者的觀點。
文物
36 劉大將軍擒獲倭督樺山斬首全圖
此圖原出自中國流傳的木板畫,目前最常見的為收錄於1895年曾來臺的美國記者達飛聲(J. Davidson)於1903年所著的《臺灣的過去與現在》(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 )。內容為漢人畫家所繪製,來臺灣幫辦軍務的劉永福將日本的臺灣總督樺山資紀斬首圖,但這其實是想像虛構,事實為劉永福最後兵敗,逃亡回中國。
圖版
37 駐守打狗(今高雄)的黑旗軍,《倫敦畫報》
本件登載在1895年6月15日《倫敦畫報》(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中。插圖由Mercury號的海軍上尉A. W. Wylde所描繪。上圖描繪當時駐守打狗的黑旗軍在打狗港入口處放置水雷,以防日本軍艦進入。下圖則為黑旗軍將軍劉永福視察打狗防禦工事的情形。背面另有一插圖,描繪黑旗軍在打狗港沙洲間建造竹橋,待日軍攻擊時方便撤退。 1895年4月17日馬關條約簽訂後,臺灣將割讓給日本消息傳來後,引起臺灣官民的震驚與恐慌,在臺幫辦軍務的劉永福率領黑旗軍,駐紮在臺南、高雄,圖中描繪黑旗軍加強防禦的情形。
文物
38 日本運送監護隊與臺灣民兵戰鬥圖
此為1895年的日本版畫新聞,松本洗耳繪製,編列為《風俗畫報》「第九十八號臺灣征討圖繪第一編」的其中一幅。《風俗畫報》是日本東陽堂自1889至1916年間發行的月刊畫報。《臺灣征討圖繪》為《風俗畫報》因應報導乙未戰爭臨時增刊所出版之專號,總計有5編,即第98、101、103、105、109號。以新聞報導方式描寫1895年5月底至10月底間乙未戰爭戰事的情形,特別是對臺灣人方面的戰鬥描寫,具體生動,並配上寫實的戰爭石版圖繪,以圖畫搭配文字的方式記錄戰爭。 1895年日軍入臺北城後,有一支為日軍運送糧食的運送監護隊,於三角湧(今新北市三峽區)遭受反抗軍埋伏,櫻井特務曹長為首的28人死傷慘重,最後僅數人逃出。這幅圖卻顯示為日本士兵英勇戰勝臺灣義勇軍的模樣,也是為了避免戰敗的醜態被民眾得知。
圖版
39 《風俗畫報臺灣征討圖繪》(1895年)
《風俗畫報》為日本東陽堂於1889年創刊的刊物,於1895年日本征服臺灣戰爭時,發行《臺灣征討圖繪》共計5編,有文有圖,為日本從軍記者所留下記錄,當時照片較為不普及,故畫報甚為流行。畫報會有繪者的主觀立場,相關系列畫作主要以日軍立場,描繪英勇殺敵的姿態,不過仍可看出臺灣人不善直接戰鬥而是以游擊戰方式對抗日軍的情形。還附有臺灣風俗介紹,基隆、臺北、馬公等地市街景象圖、臺北府附近地圖、臺北府附近婦女風俗圖、土民及生蕃器具等社會文化紀錄圖繪。
文物
40 南無警察大菩薩
此為1926年(大正15年)臺北州警察衛生展覽會所展出的海報,將警察化身為千手觀音菩薩,一手拿刀一手拿佛珠,代表糖與鞭子,無事不管,從衛生取締,思想取締,原住民授產,逮捕犯人,救助。有研究者曾說臺灣當時可說是警察之島。
圖版
41 《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第一部調查第一回報告書下卷》
1899年臺灣總督府以土地調查局經費,委託京都帝國大學教授岡松參太郎主持舊慣調查。1901年成立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會長由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出任,分設置了第一部、第二部,第一部由岡松擔任部長,分法制科與蕃族科,前者調查漢人社會法制、經濟、行政制度,後者調查蕃族舊慣。第二部調查與華南相通的農工商經濟之舊慣。此為其第一部調查的成果。日本時代初期,後藤新平擔任民政長官外,認為為了確立對臺灣的統治,需先進行舊慣調查,以制訂各種政策,該報告書即為此種政策下的產物。
圖版
42 伊能嘉矩
伊能嘉矩,1867年誕生於今日本岩手縣遠野市東野町。少年時隨祖父、外祖父學習漢學、歷史學,並在家鄉從事史地研究。1886年進入岩手縣立師範學校就讀,1889年因校園騷動事件被開除學籍。此後先後於每日新聞社、《教育報知》雜誌、大日本教育新聞社等機構任職,從事編輯工作。1893年加入東京人類學會,認識「日本人類學之父」坪井正五郎。 1895年,請求前來臺灣研究地理、歷史及住民獲准,以陸軍省雇員身份來臺,其後歷任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書記及教諭、臺灣總督府事務官、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幹事、蕃地事務調查官及調查委員、臺灣總督府理蕃沿革志編纂事務委員、舊慣調查會蕃情調查委員等職。雖於1906年返回日本,但仍致力於臺灣研究。除了提出臺灣原住民的分類體系外,相關的《臺灣蕃人事情》、《臺灣蕃政志》、《理蕃誌稿》也是關於臺灣原住民的重要著作。此外,在臺灣地名研究及歷史研究上也留下了豐厚的文本資產。
人模
43 鳥居龍藏
鳥居龍藏(1870-1953),誕生於日本四國德島市。在小學一、二年級被留級二次後遭到退學,卻積極自修,並在16歲時自行申請加入「東京人類學會」開始調查遺址並發表成果,而引起「日本人類學之父」坪井正五郎的注意。在1895年獨力完成遼東半島的調查後,即接受東京帝國大學的任命,在此後五年間四度抵臺調查。足跡遍佈臺灣本島及蘭嶼、綠島,甚至在攀登玉山後又橫越中央山脈,留下珍貴的踏查報告與圖像。
人模
44 在福爾摩沙的暴動(Un soulevement dans l'Lile de Formose)
日本為後進的殖民國家,因此統治臺灣時,十分注意國際觀感,深怕鬧出笑話。1930年爆發的霧社事件,不僅造成日本政府的震驚,也引起國際社會的評論。據1930年11月9日法國出版的2081號《LE PETIT JOURNAL》,頭版即以「福爾摩沙的暴動」為主題,大肆報導此事件。畫面中有很多想像成分,很難讓人聯想臺灣原住民,但卻說明了霧社事件引發的國際關注。
文物
45 《臺灣鐵道旅行案內》
旅行指南書是作為觀光活動媒介,具有複合性機能,為讀者提供觀光地點的時空資訊與凝視經驗的移轉。《臺灣鐵道旅行案內》也是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出版的一套旅行指南書系列。出版期間自大正5(1916)年至昭和17年(1942),共有12期。至於官方發行的臺灣旅行指南書,以出版於明治41年(1908)的《台灣鐵道名所案內》為首。紀念縱貫線全線營運而發行的旅行指南書意味著臺灣終於成為觀光地點之一。此後臺灣的觀光地點與觀光設施急速發展。 《臺灣鐵道旅行案內》以鐵道沿線導覽的方式介紹臺灣的景點,招攬觀光客,同時以「南國」的溫感「異地」的魅惑來形塑臺灣旅行活動的魅力,使日本本土的讀者認識經過日本殖民大力改造的臺灣新面貌。其內容不斷改編與修訂,每一期的記述與介紹的觀光景點有所不同,以「多變」、「有趣」、「豐富」的魅力介紹臺灣,吸引觀光客的注意與好奇。
文物
46 臺灣俯瞰圖(1931年)
本圖為彩色繪製之臺灣鳥瞰圖,頗類似清代或當時外國人所繪臺灣的地圖,將臺灣左右橫放,圖之上方為東方太平洋,下方為南方臺灣海峽。本圖內容在地形上,有河川、山脈之標示;在行政區劃方面,並無行政區劃界線或蕃地界線,僅標示出行政中心以及重要城鎮的名稱位置;在交通路線方面,有港口、鐵道、製糖鐵道、手押台車以及汽車道路等,而鐵道包括山區、東部、製糖鐵道的沿線車站,似乎都標示出來。此外為一些重要物產,包括木材、樟腦、米、煤礦、金銅礦、柑橘、瓦斯、西瓜、厥、帽子、甘蔗、鹽、龍眼、蕃藷、鯨、飛魚、鮪魚、旗魚等。一些重要設施以及名勝古蹟的標示有燈塔、溫泉、海水浴場、臺灣八景、十二勝等等。
文物
47 臺中州山地開發調查地圖(1941年)
本圖係五萬分一臺灣地形圖拼接而成的政策規劃示意圖,也由於裁邊拼圖的關係由,除了山地地形之等高線外,經緯度、圖例、比例尺及相關製圖資訊均被裁切掉。但從圖面一部份的「埔里」這幅圖的邊幅註記有「大正14年測圖(地上寫真測量併用)昭和9年部分修正測圖」,大概可以推估這幅拼接而成的「臺中州山地開發調查開發適地圖」製作時間應該在1934年之後。 五萬分一臺灣地形圖,117 幅,為陸地測量部於1924-1944年間(大正13年-昭和19年)陸續測繪而成,需同時運用測版測量和地上照相測量兩項技術,展測工作頗為困難。這批地形圖記錄了經過霧社事件,政經勢力進入山地後,所呈現日治中晚期的蕃地景觀。這幅「適地圖」對於臺中州山地開發調查以不同的顏色、記號標示出調查結果,包括水田、甘蔗甘藷及其他輪作適地、香蕉適地、鳯梨適地、紅茶適地、林業的開發適地、樟樹保護林、保安林、施業案(實施業務的計劃)、混農林、牧野適地、開墾限制地、交通道路、郡街庄界限以及調查的界限等等。「適地」在日文裏的解釋是適合於某個目的的土地,以適地為名者應該是預定規劃進行某種類型開發的土地,應該是對於臺中州東南側南投、竹山、新高、能高4郡山地的產業開發規劃,其中溪頭的部分還特別被規劃作為規那(奎寧)的栽培地。
文物
48 女學生上課情形
這張照片出自新竹,是一所女學校中上課中的教室全景,課堂上學生約50名左右,均為女性,穿著有和服也有寬鬆的臺灣衫,週遭站立的老師則以男性居多,十足反映了當時女子中學校的情況。臺灣的女子教育最早始於基督教長老教會的女學堂,1896年之後「國語學校」以手工藝為號召,正式成立女子分教場,為臺灣女子教育之先驅,而後從初等教育發展出中等女學校。基礎教育雖採男女兼收,不過由於女教師人數較少、社會風氣不盛,直到1930年代之後,女性受教育的情況才逐漸普遍。 中等教育部分,承襲日本的教育制度,1919發佈的「臺灣教育令」中明定中學男女分校,男生進中學校、女性則就讀高等女學校,臺灣各州廳均設有女學校,早期的課程重點在語言、藝能等項目,1930年代之後也加入遊戲、運動等課外活動,為女性的身心健康、社會風氣的開放影響深遠。日治時期女子教育確實改變了部分女性的生活,但總體而言,女子教育並不普及,多數女子教育僅只於初等教育的程度。
圖版
49 太魯閣交通鳥瞰圖
這是一幅專作為觀光導覽、宣傳用的「太魯閣交通鳥瞰圖」,為長條狀雙面印刷品。所謂「鳥瞰圖」是由繪圖者綜合地理、歷史人文觀光等資訊,採用高處側面的角度綜觀繪製的長條流覽型圖畫,並特別強調某些地勢地貌、觀光資訊。30年代製作發行特別多的鳥瞰圖,可以讓人一望即知,區域性、主題式地了解當時全臺灣的空間、生活與產業發展。 本圖發行於1935年,係吉田初三郎所繪,以太魯閣地區為中心的全景鳥瞰圖,將太魯閣蜿蜒曲折的峽谷通道清楚繪出。背面並刊印花蓮鄰近的風景照片及短文描述,為當時觀光宣傳的印刷品。
文物
50 臺灣八景之日月潭
這是一張日治時期的風景明信片—當時稱為「風景繪葉書」,是當時相當普遍的紀念商品。圖片標題為「台灣八景之一—日月潭」,為臺北知名書局「生蕃屋」本店所發行。此處所謂的「八景」,是指1927年臺灣日日新報社舉辦的票選活動結果,日月潭列名該活動明訂之八景之中。 畫面中的日月潭遠山至今景物依舊,但潭水顯然不如現今遼闊,岸邊景物則較為綠意天然。明信片並印有日文圖像說明,內容大意為「以電力工程聞名的日月潭,在公路完成後,遊客日漸增多,北岸的水社番人特有杵樂的哀調任誰都會被感動」。日月潭自清領時期便以特殊地景與人文風光聞名,1931年水利工程建成後潭水面積逐漸擴張,而與現今壯闊的風景有些許的不同,而當時聞名的杵音如今也幾乎消聲匿跡了。
文物
51 臺灣總督府登錄寫真家章
這個紀念勳章為照相機造型,上面撰寫「台灣總督府-登錄寫真家章」,為臺灣攝影史的代表性文物。1943年總督府為管理戰爭期間攝影情報,並加強底片、藥水等攝影物資的管制,由情報科舉辦第一屆「台灣登錄寫真家」活動,共吸引300多人應試,最後86人合格,其中有22名為臺灣人,入選者除獲得名銜、獲得購買底片的配給外,並出版《登錄寫真年鑑》。該活動在1944年舉辦第二屆,登錄者有鄧南光、林壽鎰等戰後知名攝影師。在當時獲得寫真家頭銜者,除了開業攝影師之外,還有幾位是以藝術攝影為職志的業餘攝影師,戰爭期間這項統制式的活動對臺灣本土攝影的發展具有鼓勵作用,攝影家林壽鎰戰後就回憶說,當時這個勳章「掛在胸前頗神氣,到處獵影不受干擾。」
文物
52 玻璃底片沖洗出來的照片
這張照片是玻璃底片沖洗的照片,1930年代之前底片一般以玻璃為基底材質負片(即黑白與原影像相反),且大小版型與相片相同。這張底片本身長12公分、寬16.5公分,照片中主角的手與臉部經過人工上色,這也是早期製作彩色照片的特殊方法,一直到1960年代彩色底片出現之後,人工上色的照片製作方法才逐漸沒落,在日治時期,臺灣的彩色風景照、人物照仍以人工上色的方法製作,人物照也多半只在人物的部分上色。
文物
53 西螺廖本仁(西原仁)從軍之照片
日本在1943年(昭和18年)開始採行學徒兵制度,高等教育機關在學中的20歲以上的文科系及農學部農業經濟學科等一部份理科學生,在學中遭徵兵出征。此西原仁原名廖本仁,出身現在的雲林西螺,也是以學徒兵身份出征,出征前夕會受到隆重的出征儀式留影紀念,此為當時的留影紀念照。
圖版
54 臺南神社
1930年代以來,臺灣總督府隨著時代環境的改變、局勢漸趨緊張而實施一連串社會教化運動,1937年為配合日本國內「國民精神總動員」而在臺灣展開皇民化運動,「信仰的皇民化」則是運動內容之一,具體表現在對神社參拜的落實。希望藉由崇拜日本的神祇,從而將推行的諸多教化、規範實行在生活之中。臺南作為當時南臺灣產業中心、都市發展重鎮,臺南神社的建立自然也背負著臺灣總督府涵養日本人敬仰神祇之心、灌輸臺灣人民忠君愛國的觀念、提高奉公守法精神的企圖; 同時也作為對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臺南行跡的紀念。
圖版
55 繁忙的高雄港
打狗港早期原是捕撈烏魚的漁場和避風港,清代打狗港從一個地方性的小港口發展成為與安平具有互補關係的貿易港,加上臺灣開港通商後所帶來的影響,打狗港逐漸成為臺灣重要的港口之一。 日本時代初期打狗港延續清治時期的發展,是臺灣南部重要貿易港,貿易總額逐年攀升。為了更有效控制與分配殖民地的資源,臺灣總督府經過多次調查後,選定打狗港做為臺灣南部主要的進出口貿易港,但因經費不足而延宕多時。 1908年臺灣西部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南臺灣成為打狗港的腹地,加上1905年日俄戰爭以來,日本國內景氣大好進而促使島內產業隨之勃興,其中米、糖及阿里山木材等大量貨品集中於打狗急待輸出,打狗港的貿易量大增,迫使臺灣總督府加速正視該港擴建的需求與必要,遂啟動築港工程計畫。 築港工程主要將打狗港的水域加以擴大,興建數座碼頭供船舶停靠,且引進新式的裝卸設備,並加強港灣與陸運的連結,讓打狗港從傳統港口轉變成為現代港口,並且為兼具漁港、商港、軍港與工業港的多功能港灣。
文物
56 高雄港碼頭沿岸壯觀情景
1920年,打狗改名為高雄,並成立高雄州廳,打狗港也同時更名為高雄港,總督府的大力建設不僅使高雄港成為臺灣兩大港之一,築港所帶來的工作機會與商機,使得高雄地區在人口、商業與工業迅速成長。 臺史博典藏眾多日本時代明信片與寫真帖當中,有許多是以高雄港築港工程或落成啟用後高雄港內碼頭之景觀,影像中可見倉庫、起重機、繫船立柱等碼頭設備與岸邊停靠的大型汽船。 本件為日本時代黑白印刷名信片,圖片影像為高雄港岸邊一景,港邊停泊2-3艘大型輪船,船身旁有大型重機具進行貨物裝卸,碼頭旁的道路寬敞,並有行人與馬車。
文物
57 蕃地測量
日本殖民初期,對原有「番界」以外土地稱為「蕃地」,作為特別行政區,初步進行原住民族活動範圍調查後,針對中央山地展開武力討伐、交易綏撫、開路設警、慣習調查、地圖測繪等工作。為開發山麓豐富的資源,1910年代開始,第五任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進行「五年理蕃計畫」,以軍隊討伐、推進隘勇線、架設通電網等方法,對原住民施行鎮壓,同時展開林野土地測量與地籍整理,調查山野林地的農業狀況、國土保全、礦物測量。 本照片出自《理蕃概要》一書,記錄當時技師測量土地實況。該書出版於1913年,為臺灣總督府民政部蕃務本署編纂,主要介紹臺灣原住民族文化概要,日本統治初期的政策史,以及後續政策說明,內容有以初步測量資料繪製而成的地圖,成為日人管理山野林地的基礎知識。
圖版
58 隘勇線的情況
「隘勇線」的設置可追溯至清代的土牛溝,源自漢人防備原住民族,日本時代初期由民間辦理,1900年後改歸警察監督,至1903年期間主要以架設高壓電網、埋設地雷,以限制原住民的活動範圍。隘勇線的設置主要在臺灣的中北部目的為區隔原住民的土地界線,以確保總督府開發山林、樟腦的利益,避免與原住民發生衝突。 1910年,第五任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進行「五年理蕃計畫」,以軍隊討伐、推進隘勇線、架設通電網等方法,對原住民施行鎮壓。接著又實施地理調查與測繪地圖,調查農業狀況、國土保全、礦物測量。 本圖出自《理蕃概要》一書,為1911年編纂,呈現當時隘勇線的現地實況,由於隘勇線之設置南北有別,初判本件呈現為中北部之原住民活動區域。 1906年上任的臺灣總督-佐久間馬太,其規劃五年理蕃計畫,主張以武力討伐原住民族,因此1910年從北部開始進行,但原住民的反抗超出總督府所預期的情況。1915年七月由安東貞美接任總督,廢除蕃務本署,其業務改為警察本署之理蕃課管轄。本件為1911年編纂而成,可知為臺灣總督府對原住民討伐較為積極的時期,然而由於隘勇線之設置南北有別,應可研判本件為中北部之原住民活動區域。
圖版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59 《豐年》雜誌第16期、17期
《豐年》雜誌創刊於1951年(民國40)年,為農復會所辦,可以稱為農復會的「機關報」。《豐年》創刊初期,由蔣夢麟擔任發行人,藍蔭鼎為主編,楊英風則負責美術編輯 。楊英風所設計的封面,除了配合國家節慶作或政令宣傳主題外,大多是以農業生活描寫、農村豐收情形,另一方面也顯現戰後臺灣農業社會的特色;1953年12月改成雜誌,內容以傳播農業技術為主,以適應當時增產報國的需要,封面印有「農民之友,生產之道」,介紹農業新知,改進農業生產,並提高農民所得,提供農存生活資訊,作為出版方針。
文物
60 「無住屋者團結組織」夜宿忠孝東路活動
1980年代以後,臺灣社會面臨轉型,許多社會問題的公開化也直接、間接地促成社會運動的勃興。1989年,一群板橋地區的國小老師及研究生、家庭主婦,因為關懷居住人權、及抗議當時缺乏有效住宅政策,而組成以蝸牛為象徵的「無住屋者團結組織」。並在8月26日舉辦夜宿忠孝東路的活動,有兩萬餘人參與、響應。除了反映出民眾心聲,別具特色的活動方式也在眾聲喧嘩、此起彼落的1980年代社會運動中留下註記。
圖版
61 還我土地運動
1980年代以後,臺灣社會面臨轉型,許多社會問題的公開化也直接、間接地促成社會運動的勃興,臺灣原住民族群也在這樣的風氣下發起了身份認同、權益保障的自覺運動。「還我土地運動」便是原住民運動重大抗爭事件之一。原住民各族先後於1988年、1989年、1993年三次示威遊行,為土地的流失、限縮,及土地正義未受正視、土地糾紛不斷的事實表達「為求生存、還我土地」的心聲。
圖版
62 戒嚴令頒布,《臺灣新生報》(1949年)
1949年4月,共軍渡過長江佔領上海,國共內戰局勢以大勢底定,面對此威脅,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於5月20日發布戒嚴,《臺灣新生報》、《中央日報》等各大媒體並廣為宣告此事。這部戒嚴令包括宵禁及嚴格的入出境管控,日後沒有經過總統或立法院追認,不過之後警備總部便頒訂管制集會遊行、出版報章的「辦法」,實際執行軍事管制。在此同時,總統府發布的「全國戒嚴令」也在臺實施,到1987年才由總統府宣告解除戒嚴。
圖版
63 臺中市南屯區第二期補充兵入伍紀念合影
根據1951年新修正的兵役法,將兵役分為常備兵、補充兵及國民兵三種。所謂常備役為適合「常備兵役之超額男子,視國防需要,每年徵集一部入營,由常備師或管區施以四個月至六個月之訓練,期滿退伍。」因此,1951年開始實施常備兵役,補充兵役訓練則於1953年開始,第一期在1月底徵調,第二期補充役則於6月11日徵調。當時的臺灣,當兵是件大事,補充兵雖僅受訓4個月,但入伍一事仍然備受矚目,特別是政府當局強調服兵役是人民應盡義務,因此各地役男入伍均有熱鬧的歡送,如同照片中臺中南屯區補充兵入伍即為一例。
圖版
64 蔣介石接見駕機來臺反共義士劉承司
1962年3月3日,中共空軍飛行員劉承司駕駛米格15來臺,成為反共義士。反攻大陸的年代,共軍投奔自由,無疑是最好的宣傳,如同報載「匪飛行員駕機來歸,足證匪偽瀕臨崩潰」,來臺者不僅獲得各界人士的歡迎、黨政高層也紛紛接見,甚至如同劉承司一般,與蔣中正總統見面,並且得到黃金一千兩的獎賞,可說是名利雙收。反共義士之所以備受重視,是以冷戰結構下的國共對峙為其背景,由於黨政當局一心反攻大陸,這也讓來臺投奔自由者,享有了起義來歸的義士美名。
圖版
65 總統當選證書全貌
此張照片收錄於《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珍輯》。為了維持中華民國或臺灣的合法性,實際國土範圍從全中國變成只剩臺灣地區及大陸沿海少數島嶼,國民政府於1954年2月,舉行了中華民國行憲以來的第二次總統選舉。而1954年2月19日至1954年5月20日,由國大代表於臺北中山堂進行間接選舉,稱為「中華民國第二任總統選舉」,期間並彈劾當時副總統李宗仁。3月22日首輪投票時,發生國大代表接近一半法定人數滯留中國大陸無法來台灣投票的窘境,導致選舉人數不足,無法以絕對多數產生當選人。首輪投票無法產生結果,除了經主席胡適宣佈投票結果與重新選舉外,隨即舉行第二輪投票,於是才產生中華民國第二任總統蔣中正、副總統陳誠。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1947年所制訂之版本)第六條:「總統、副總統之當選證書,應由國民大會主席團分別致送」,照片中便是致送當選證書的情形。
圖版
66 廢除黑名單
黑名單,主要指臺灣戰後戒嚴時期,對於流亡在外主張臺獨人士,不再允許其入境與核發簽證之政策。由國安局、情報局、調查局、前警備總部等在海外佈建的線民及職業學生的資料,擔負著監視旅外臺人與僑胞的任務,匯集各式海外臺灣人言論與行動的報告。名列黑名單的人,其護照到期失效後並不准予返臺加簽。於是,很多人便淪為無國籍或被迫取得其他國籍或難民證;有些人則雖然沒被吊銷護照,但仍有持續的騷擾跟監視。主張臺獨、保釣運動左派、或單純地參與臺灣同鄉會活動的人都可能被列入黑名單。如:許添財、金美齡、黃昭堂、王康陸、陳以德、蔡同榮、郭松棻、林孝信等人,都因被列入黑名單,二十餘年無法回臺,錯過人生當中重要時候。直到1990年代,臺灣解嚴,不少臺灣獨立運動者與被列為黑名單者,陸續「闖關」回臺;在1992年5月《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修正的廢止,「黑名單」也宣告廢除,正式走入歷史。
圖版
67 1990年「野百合三月學運」
野百合三月學運,起自1990年3月16日,終至同年的月3月22日結束。此一運動的肇始,源自於1990年3月13日,國民大會及其代表,自行通過「臨時條款修正案」,將1986年所選出的增額代表任期延長為9年,此一舉動,引起來自臺灣南北各地學生的不滿,並於3月16日起開始聚集於中正紀念堂廣場前,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提出民主改革時間表」等主要訴求。此一運動,在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接見學生代表後結束,同時也成為臺灣學生運動史、憲政改革的重要見證與紀錄。
圖版
68 四四南村
隨政府遷移來臺的兵工廠一共有4座,分別為26廠、44廠、60廠、61廠,其中44廠全名為聯勤44兵工廠,其前身則是1936年於南京成立的中央修械所,1948年11月從青島遷移至臺灣,12月於臺北三張犁之日軍倉庫復工,初始兵工廠之員工及眷屬以工廠為家,並於廠區之南興建眷村為臺灣第一座眷村。 四四南村其後面臨都市更新的議題,由於臺北市信義計畫區的土地開發,1999年四四南村的居民全部遷出,但在社區居民及文化界人士發起眷村文化保存運動下,四四南村同時也是第一個被保存的眷村,大部分雖已被拆除,但留下部分具代表性的建築,並於2003年成立信義公民會館暨眷村文化公園,為眷村文化留下歷史記憶。
圖版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LOGO
文化部 LOGO
Facebook 粉絲專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著作權所有©2013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館址:70946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