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Content
:::
:::

臺灣「船」說

使用 Alt+Shift+滑鼠左鍵拖拉 來旋轉地圖
異文化相遇
唐山過臺灣
鉅變與新秩序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異文化相遇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 西方人描繪16世紀航行於亞洲海域的中國戎克船
此為林斯豪頓(Jan Huygen van Linschoten)所著作的《東印度水路誌》當中所描繪16世紀航行於亞洲海域的中式戎克船,林斯豪頓曾在葡屬印度Goa停留五年時間,擔任葡萄牙駐果亞(Goa)大主教 Don Very Vincente da Fonseca 的書記或文書人員。因此有機會閱覽、抄寫有關葡萄牙東印度地區的文獻資料。之後回到荷蘭後,於 1595 年完成此書,隔年由阿姆斯特丹出版商 Cornelis Claesz 出版。共有 3 編,上編《航海記》、中編《水路誌》及下編《見聞》,為荷蘭拓展貿易的指南。 戎克船(Junk)為中國古式木造帆船,主要為航行內陸河及沿海海運運送人員及貨物的船隻,支撐著明清槽運、河運和沿海貿易的興盛。戎克船只是統稱,其種類甚多隨地區、尺寸、用途各有不同的型態,船體最特別的地方為船首兩側顯著的魚眼稱為「龍目」,為趨吉避凶的象徵。船桅長度幾近船身長度約35至90呎不等,大都為南洋的鐵木與福建的杉木和松木,航行臺灣兩岸的大都為三桅船,中央主桅最高大,由甲板深入龍骨。風帆方面早期為竹篾編成,爾後有用厚棉布製成,表面經過防水處理。此圖描繪為雙桅戎克船,中國帆船與西方帆船最大不同處為表面間隔 3 尺左右,有竹子或木條的橫棧,其益處為有著撐平帆面,增加受風面積、簡化降帆操作、作為攀爬的橫樑等。 明清兩朝除受海禁政策影響,尤其是清代對於船隻的管理相當嚴密,包括船隻製造、人員管理、港口稽查等均有嚴格限制,並徵課船稅,因政府恐商人建造大船以資海盜貨與海盜貿易。清代貿易活動以「行郊」商業組織扮演重要角色,如南郊、北郊、泉郊等,因市場需求,貿易活動內容和範圍擴大,行郊的形成與船舶貿易息息相關,因此行郊亦是船舶運輸者,透過戎克船貿易絲綢、鹿皮、瓷器、陶瓷、茶葉、糖等,最為顯著的是清代欲橫渡臺灣海峽兩岸,無論是貿易、移民或偷渡,大多以戎克船運載。
圖版
2 《耶穌會士書信集》,記載1582年西方漂流臺灣船難事件
耶穌會為天主教主要修會之一,1534 年創立於巴黎,1540 年獲得教宗保羅三世正式批准成立,耶穌會成立的背景為天主教面對宗教改革運動所做出的回應。耶穌會成立新的修會形式,從過去統一服飾的修院集體生活轉變為派遣會士深入海外地區、靈活的適應當地生活方式以達成各項任務,諸如傳教、教育、科學研究等,因此耶穌會成立後的一大使命為積極參於天主教海外傳教活動,同時在海外的傳教成果與見聞也深深影響和吸引歐洲傳教士到亞洲傳教的興趣。 1598 年所出版的耶穌會神父書信集記載了 1582 年漂流到臺灣北部的船難事件。事件的大致經過為 1582 年 7 月 6 日,澳門葡萄牙當局議定派遣戎克船載人貨前往日本。該船長(或指揮官)為葡萄牙人,並有漳、泉人舵工,近 300 名乘客中,有西班牙人 Pedro Gómez 與 Alonso Sanchéz 神父,以及葡萄牙人耶穌會 Francisco Pírez 等數位神父。除了這些葡、西人與漢人外,尚有馬尼拉當地人、黑人奴隸,也許包括日本人等等。 此船由澳門出航後,旋即遭遇暴風侵襲,途中又遇颱風或颶風,在海上飄盪三、四日,而於 7 月 16 日晨漂流到臺灣本島海岸。登岸後,進而選擇河流旁築草寮當臨時居所,並準備用原船木板另造船隻脫困。島上的原住民見船難,過來撿拾漂流的貨物,如布匹等。剛開始原住民試圖和平與船難人員進行交易,但雙方溝通有問題,互有殺傷。這些船難人員就在防禦狀態中待了將近 75 天,於 9 月 30 日成功離開返回澳門。此為目前歷史記載所知最早來到臺灣的西方人。
文物
3 朱印船
朱印船,是日本江戶時代初期,獲得幕府將軍特許從事海外貿易、並發給許可證的船隻。結合了中國帆與歐洲式船體,載重有500-750頓,是日本海上貿易的主力船艦。船體長度約42公尺,加上船首帆的桅杆可逾60公尺。 渡航許可證上附有航行目的地,以及批准日期,並蓋有將軍的紅色官印,因而被稱為朱印狀,朱印船也因此得名。日本此種海外特許貿易開始於何時無法確知,但據說早於1592年豐臣秀吉時代就有。而德川家康執政之初,為強化政權並收通商貿易之利,約於1602年發給朱印狀,並送出書信給諸國,要求諸國家准予貿易並予保護,朱印狀、朱印船貿易因而制度化。直到1635年,江戶幕府為尋求國家安全頒布鎖國令,海外貿易因此遭到限制,朱印船、朱印狀制度也隨之廢止。
模型
4 蘭嶼達悟族銀盔
達悟族(Tao),也稱雅美族(Yami),分布於臺東蘭嶼島,除了有精湛、優美的拚板船工藝外,也是臺灣唯一擁有冶金工藝技術的原住民族,銀盔的製作便是代表。根據研究,製作銀盔的原料來源主要是觸礁沉沒商船上的銀幣或透過交易所取得的銀元。鳥居龍藏在 1897 年(明治 30 年)調查紀錄中寫道「當船靠岸的時候,島上的『蕃人』爭先恐後似的駕著獨木舟(Canoe)過來,每一個人都喊著:Peark!Peark!(銀)…為什麼喜歡銀幣呢?拿銀幣作什麼用途呢?結果我查出了原因。『土人』一旦有了銀幣,就放進陶甕裡燒熱,然後拿出來用石頭打成薄片,以製造男子的頭盔、女子的頭飾、頸飾、臂飾等」。 本件共有 14 塊銀片打製、穿洞,以銅線相結,連接成一銀盔。打製方法係先將銀片打造成寬約 5 公分的長圓弧形薄片,再套於木模上,由下往上層層圈繞,並以銅線穿過小洞,固定銀盔呈圓錐狀。最頂端在內側以麻線結成 11 公分長的環帶,以利吊掛。並在前方保留二個眼洞,作為觀看之用。
文物
5 戎克船
中國東南沿海各省,自宋、元時期即以木質帆船進行海外貿易,明、清亦然。歐洲人稱此類尖底帆船為「戎克船」(Junk),最早的記載是出現在 15 世紀 Friar Odorico、Ibn Battuta 等人的遊記中。由明末至 20 世紀初,中國海商廣泛運用戎克船進行臺灣海峽兩岸的商貿,19 世紀中葉之後,更絡繹不絕往來臺灣各口岸,澎湖、東南沿海之間,可說是臺灣商貿命脈所繫。本戎克帆船模型屬泉州商船系統,三桅、棕色斜帆、高舷墻、帶水密艙,船首方形開口、兩側有尖翼板。最大的特色是船底塗白色,俗稱「白底船」。
文物
6 1683 年鄭清澎湖海戰圖
1683年鄭氏政權與清軍在澎湖的海戰,也是鄭氏的存亡之戰。1681年鄭經逝世,子克塽嗣位,鄭氏內部發生內鬥,清廷決議命施琅為水師提督主導征臺,鄭軍則以劉國軒及諸將駐守澎湖。1683年7月,施琅率軍進攻澎湖。劉國軒認為當時常有颱風來襲,因此不必太過慌張。在決戰日中果然有風勢出現,但一開始是讓清軍逆風的北風,隨著颱風經澎湖北方海面,風向忽轉吹南風。使劉國軒措手不及,因而戰敗。 此海戰圖除了描繪鄭清二軍交戰外,由於傳說媽祖顯靈,護航清軍作戰,因此畫面上方繪有媽祖率領軍士抵抗鄭軍。本幅原件收藏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藏有7幅媽祖神蹟圖,有關臺灣部分除了本幅外,還有「湧泉給師」、「大闢宮殿」、「託夢護舟」3幅,皆呈現媽祖協助清廷征臺。事後由施琅推奏,康熙冊封媽祖為「天后」。清廷如此推崇媽祖神蹟,也意味藉此宣傳征臺的正當性。
圖版
7 末吉家朱印船圖
圖中的船為末吉孫左衛門(1570-1617)獲得幕府將軍發給朱印狀、特許進行海外貿易的船隻,原圖稱為末吉船。末吉家主要從事日本與安南(今越南)間之貿易。 原圖由畫師北村忠兵衛所作,1634年(寬永11年)奉予京都清水寺,同寺另藏有1632年、1633年(寬永9年、10年)同由末吉家奉獻之朱印船彩繪。
圖版
8 朱印船貿易圖
日本江戶時代初期,從事海外特許貿易的船隻,稱為朱印船。朱印船主要貿易地點包括臺灣、馬尼拉、東南亞各國。 由於日本需要中國的貨物,但不能直接到中國進行貿易,所以日本商人只好南下到臺灣與中國商人會合,在此進行生絲、布匹、金銀等商品的交易,使得臺灣成為中國、日本二地商人的貿易轉運站。這張圖即是日治時期畫家小早川篤一郎重現17世紀荷蘭時代朱印船前來臺灣交易的景象。
圖版
唐山過臺灣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9 中式單桅帆船
這艘單桅中式帆船,是當時往返臺灣海峽二岸進行貿易的小型商船,擔負在臺灣與福建之間運輸人、貨的任務。在清朝統治臺灣初期,以臺南鹿耳門為唯一的合法對渡正口,同時也對往來兩岸的船隻加以限制和規範。為了方便識別航行於中國沿海的船隻,規定船隻兩側須寫上船隻的船籍地,並以顏色作為不同省份船隻的區別。當時來到臺灣的船隻,必須先到鹿耳門接受海口官兵的稽查,才能航入臺江內海抵達府城。這艘商船上人員包括一位出海(船主)、負責掌控風帆的亞班及數名正在整理貨物的水手。另外還有幾名合法取得渡臺許可證的移民,其中靠近船頭處坐著一對夫婦,可見在這個時間點官方是許可漢人移民攜眷來臺的。除了船員和合法移民之外,有幾位試圖躲避官兵查緝的非法偷渡客,正從船艙隱蔽處探出頭來觀察情形,等待偷渡上岸的機會。
造景
10 西方人描繪航行在臺江內海的小船
這張版畫標題是「福爾摩沙船」(Bateau de Formose)。圖中的單桅帆船上有二個人撐船前進,一人掌尾舵。從船的外觀來看,應該就是過去航行於臺灣西南沿岸內海沙汕處及河川的舢舨小船,具有接駁、轉運人與貨物往來的功能,臺南一帶稱為「手撐仔」。「手撐仔」在18世紀已出現在臺江內海一帶航行,用以接駁人跟貨物在府城與安平之間往來。
圖版
11 帶路來臺切結書
清治初期臺灣地廣人稀,未經開墾的肥沃土地很多,但由於清朝渡臺禁令的限制,合法渡臺諸多不易,加之當時駐守臺灣的「班兵」部分來自福建泉州、漳州的定期輪調軍隊,官民容易透過血緣與同鄉關係移民私渡,因此即便有「六死三留一回頭」之俗諺描述移民渡臺的艱辛與風險,仍有許多希望來到臺灣發展的移民選擇透過偷渡集團仲介,搭乘中小型的商船或漁船,一波又一波的移民冒險橫渡黑水溝偷渡來臺,而專門從事帶路偷渡生意的人稱為客頭,帶路來臺切結書上明記渡臺之人數,應付多少錢給客頭,並規定客頭需負責帶路到臺灣。
圖版
鉅變與新秩序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2 日清海戰之圖
1894年清日兩國在朝鮮爆發甲午戰爭,分有陸戰及海戰,此處為描述海戰情形。海戰主要有幾次,一次為1894年9月17日的黃海海戰,另一次則為1895年1月到4月,最終以清國北洋艦隊全滅收場。此處不確定為哪一場戰役,僅有日清海戰字樣。
文物
13 水產試驗船(動力漁船)
凌海丸是臺灣第一艘水產試驗船,43噸、57匹馬力的石油引擎的動力漁船,在東京月島建造完成後,迅速地展開調查、試驗的工作,如在本島北部的近海及東部沿海地區,進行鰹釣漁業的試驗,這是本島發動機船鰹釣漁業之始,同年也在臺灣海峽進行拖網漁業的試驗,往後三年(1911-1914)都在本島沿海進行調查與試驗。 從1916至1921年是凌海丸的轉型期。臺灣近海漁業資源,經凌海丸及各州廳的努力調查與試驗下,捕獲量大增,漁業技術日益改進,從事漁業的人員增加;為了拓展漁產範圍,獲取更多的漁業資源,勢必將觸角由近海移至遠洋,以尋求更新的產源,獲取更多的利益,使臺灣漁業發展面臨新的發展形態。 凌海丸從興建到停止使用,前後約21年。對一艘船而言,它的壽命已是相當長的,何況它處於臺灣漁業正由沿海、近海而邁向遠洋發展的重要關鍵;它的設備也是在近代海洋工程科學發展下,得以不斷更新,與時俱進,並隨著日本帝國政策的發展與變化,不斷發揮其歷史作用,可以說凌海丸見証了臺灣漁業,從粗創到精緻的發展,在總督府政策規劃下,從事水產資源的調查與試驗甚至海象的了解,既有利於臺灣漁業的發展,並且藉水產調查之名,又隱含著對中國與南洋的沿海進行調查活動,是海權擴張的一個型態。因此,它不僅反映臺灣漁業政策發展的一個表徵,更是日本海權發展的一環。
模型
14 繁忙的高雄港
打狗港早期原是捕撈烏魚的漁場和避風港,清代打狗港從一個地方性的小港口發展成為與安平具有互補關係的貿易港,加上臺灣開港通商後所帶來的影響,打狗港逐漸成為臺灣重要的港口之一。 日本時代初期打狗港延續清治時期的發展,是臺灣南部重要貿易港,貿易總額逐年攀升。為了更有效控制與分配殖民地的資源,臺灣總督府經過多次調查後,選定打狗港做為臺灣南部主要的進出口貿易港,但因經費不足而延宕多時。 1908年臺灣西部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南臺灣成為打狗港的腹地,加上1905年日俄戰爭以來,日本國內景氣大好進而促使島內產業隨之勃興,其中米、糖及阿里山木材等大量貨品集中於打狗急待輸出,打狗港的貿易量大增,迫使臺灣總督府加速正視該港擴建的需求與必要,遂啟動築港工程計畫。 築港工程主要將打狗港的水域加以擴大,興建數座碼頭供船舶停靠,且引進新式的裝卸設備,並加強港灣與陸運的連結,讓打狗港從傳統港口轉變成為現代港口,並且為兼具漁港、商港、軍港與工業港的多功能港灣。
文物
15 高雄港碼頭沿岸壯觀情景
1920年,打狗改名為高雄,並成立高雄州廳,打狗港也同時更名為高雄港,總督府的大力建設不僅使高雄港成為臺灣兩大港之一,築港所帶來的工作機會與商機,使得高雄地區在人口、商業與工業迅速成長。 臺史博典藏眾多日本時代明信片與寫真帖當中,有許多是以高雄港築港工程或落成啟用後高雄港內碼頭之景觀,影像中可見倉庫、起重機、繫船立柱等碼頭設備與岸邊停靠的大型汽船。 本件為日本時代黑白印刷名信片,圖片影像為高雄港岸邊一景,港邊停泊2-3艘大型輪船,船身旁有大型重機具進行貨物裝卸,碼頭旁的道路寬敞,並有行人與馬車。
文物
邁向多元民主社會
順序 圖像 名稱 類型 點位圖
16 準備下船的大陳島居民
1955年一江山之役爆發,國軍失守,臨近的大陳島因而開始受到砲擊。同年1月26日,美國通過「臺灣決議案」,該決議案同意美國可在必要時協助防守臺灣、澎湖等地,同時建議國軍自大陳島撤退,在戰略考量下國軍決議棄守大陳島。1955年2月8日,大陳島民自大陳島撤退,美國派遣第七艦隊協助島上軍民撤退來臺,當時大陳人大都認為,來台灣只是「暫時」撤退,許多人都著裝十分輕便,只帶衣服棉被來台,也深信蔣總統馬上能帶他們回家。自基隆港下船後,政府將大陳義胞安置於基隆臨時招待所短住幾日,而後分發至臺灣各地臨時招待所,政府再依每人的職業類別,分發至各地所建的大陳新村。 本張照片為1955年大陳人乘船艦抵達基隆港準備下船時的情形,船上的大批民眾聚集在甲板上,根據統計當時有2萬8千人撤退來臺,其中大陳居民約1萬餘數,其餘則為當時駐守大陳之軍隊。
圖版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LOGO
文化部 LOGO
Facebook 粉絲專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著作權所有©2013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館址:70946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