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茨走溪流:臺江風土與自然」第1檔巡迴特展

「搬家」對現代人來說是由一堆紙箱、家具和搬家公司的服務構成的過程,但對自清代移墾到臺南臺江一帶的居民來說,「扛茨(厝)」是臺江在地的說法,指的是動員庄頭鄰友們一起把整間竹建的房子搬移到安全地點的集體生命經驗。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所在地,便是原為「臺江內海」一部分。

兩百年來,曾文溪改道氾濫、內海浮覆成陸,像部張力十足的土地劇場。面對自然環境變化,臺江先民發展出「避水(患)而居」、「順水(域)而生」的生活樣貌。在洪氾中,家屋「竹籠茨」(Tik-long2- a2-tshu3)是人民最重要所有,因抗水患而有「扛茨走溪流」(Kng tshu3 tsau2 khe-lau5)的生活記憶。村落庄頭宮廟為人民抗水護庄的力量,衍生祭溪信仰延續至今,人民感念天地之心仍存。此外,臺江移墾過程中,先民多自曾文溪北方區域南遷而至,家族移墾是移墾型態之一,落地生根,順水而生見證臺江滄海桑田的變遷。

此次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經濟部南台灣創新園區和鄰近聚落村莊共同推出「扛茨走溪流-臺江風土與自然」第1檔巡迴特展,除了讓博物館地方學的研究成果回到臺江這塊土地變遷與生活文化歷史的發展現場,更希望透過與在地社會網絡空間結合的群聚效應,擴展在地知識的體系規模及創造未來彼此合作發展的可能性。本展自106年11月29日至107年1月31日於經濟部南台灣創新園區服務館1樓大廳南創藝廊展出,繼續述說臺江在地常民記憶與臺灣移墾社會的發展歷史。

滄海桑田臺江地

本展展示範圍聚焦於曾文溪下游聚落,這塊溪埔地,先民稱它為「菅仔埔」或「芊仔埔」,日本時代官方稱它為「臺南廳新豐郡外武定里」,現今地方則稱呼「臺江十六寮」或「臺江」,在行政區屬「臺南市安南區」。本區由曾文溪及鹽水溪兩溪環繞,也是兩溪數百年來改道、洪氾的主要範圍。有關「臺江十六寮」文獻,在1895年《臺灣總督府舊縣公文類纂》中可見記載。

落地生根陸浮地

臺江浮覆地似海埔地樣貌,遇海水漲潮淹沒於其中,卻有更多的人從臺江四面八方前來開墾,特別是臺江北邊的地區。長久以來,臺江移墾歷史多存於口傳而少出現文獻中,2017年臺史博收到4張臺江中洲寮陸浮地開墾印照,由邱氏家族在臺江的第七代子孫(86歲邱得興先生)捐出,其中兩張道光30年(1850)及光緒14年(1888年)墾照,共跨越38年之久,墾照上分別記載著邱祐(1781-1855年)及邱和尚(1878-1965年)等人的名字。見證了臺江東側中洲寮聚落的發展情形,邱家至少自道光年間或更早從(今)將軍溪學甲移墾臺江的墾戶之一,移墾後邱家如何開枝散葉,如何生計,與臺江的環境變化、政治更迭息息相關。同樣在臺江西側也有一群人過著以海為生的開墾生活,皆想在臺江新生地爭得一個新的希望與機會。

青暝蛇做大水,走溪流

在臺江地方社會流傳一個水患傳說:自清末開始,先民以蛇形容溪流,戲稱曾文溪是青暝蛇(瞎眼的蛇),曾文溪與鹽水溪為一公蛇一母蛇,兩蛇欲交會導致河道改道、洪泛不斷,這反應人民對於溪流河道未定常有氾濫的不安心理。

曾文溪未定堤前,河道不定,改道氾濫時間不一,各庄遭受水患的時間亦不同,鄰近溪流的村庄,嚴重者因水患而毀庄。經由田調訪查約略將臺江的水患大致上有兩大類:淹水型水患、滅村型水患。

淹水型水患,居民有淹水的心裡準備,但了解水會退去,一切生計都可原地再開始。典型村落有公親寮、十二佃,兩庄頭避水的方式,乃求助庄廟主神,公親寮依神旨種植神榕、於河道邊設置避邪物鎮水,例如:劍獅、七星劍,以及延續至今的祭拜溪墘、拜天公傳統文化;十二佃則植神榕。滅村型村落之一為1928年走避溪流而遷村的溪南寮,部份村民更擇地重生,而有新吉庄。另有一典型村落為1911年遭洪水毀庄的蚵殼港,該庄已沉至曾水溪底不復存在,倖存庄民重起聚落於溪埔寮與公塭仔兩庄,並於西港香科時,共組蜈蚣陣頭,傳承舊庄傳統信仰。

竹籠茨(Tik-long2-a2-tshu3)與工法

「竹籠茨」(臺羅拼音:Tik-long2-a2-tshu3)是臺灣西南沿海常見的傳統民居,各地說法因地而異,有「竹管(仔)茨」、「竹篙茨、」「竹籠茨」等用語,顧名思義是以竹搭造的屋子。臺江傳統匠師-李養,稱該屋為「竹攏(仔)茨」,乃透過工法(竹柱鑿孔互穿,拼攏裝成屋)與使用竹材(桂竹俗名「長枝仔」,建造過程中,匠師俗稱「攏仔」)而取名。李養匠師師承其父李布,遵循古法,尺寸分明工法細膩。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著作權所有©2013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館址:70946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