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陽平原噶瑪蘭人村社分布暨遷徙圖

主題:
原住民
展區:
地域社會與多元文化 > 「後山」 > 噶瑪蘭
類型:
圖版
形式:
仿製品
物件描述:
1810年(嘉慶15年),清廷決定將噶瑪蘭正式收入版圖時溪北地區多已墾熟或為漢人所佔,漢人並藉著械鬥往溪南地區進墾;為扭轉此一局面,遂訂定「加留制度」使官府代噶瑪蘭村社與漢佃約定租佃關係,並將之納入官府的監督系統;官府藉此積極介入土地的分配以保護噶瑪蘭人。
然而,漢佃實質繳納口糧額度與理想的每甲4石不盡相符,加以社丁、佃首等人勾通詐騙與盤剝使得噶瑪蘭人「徒有番租之名」,造成噶瑪蘭人生活日漸窘迫,不得不從19世紀中葉開始大大小小的移動。溪北的社眾往頭城靠雪山山脈的狹小海岸平原遷移,溪南的社眾往接近中央山脈的蘇澳、南方澳移動;而三星及花蓮則是不分溪南、溪北,共同吸引著噶瑪蘭人前去的新天地。
前往花蓮的噶瑪蘭人中以依傍加禮宛港(今冬山河)的加禮宛社為多數,約在1830年到1840年間(道光10年到20年)自加禮宛港(今冬山河接蘭陽溪出口)出海,在花蓮平原新建加禮宛六社。然而,加禮宛人卻又在1878年(光緒4年)因難忍漢人撞騙、勒派而聯合盟友沙基拉雅社對抗清軍(即加禮宛事件)遭到重創,最終散入漢人村庄或往東海岸遷居形成小聚落,或寄居、混居阿美族社內。
參考來源:
1.詹素娟,〈歷史轉折期的噶瑪蘭人──十九世紀的擴散與變遷〉,《臺灣原住民歷史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8),頁109-147。
2.詹素娟,〈傳說世界與族群關係──加禮宛人在花蓮地區的歷史與傳說(1827-1930)〉,《新史學》17:1(2006.3),頁1-42。
3.詹素娟,〈有加有留(ū ke ū lâu)——清代噶瑪蘭的族群土地政策〉,收於詹素娟、潘英海編《平埔族群與臺灣歷史文化論文集》,頁113-138。
關鍵字詞:
噶瑪蘭、加禮宛、加留餘埔

相關文物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著作權所有©2013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館址:70946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